Category: P 隨筆

1990 年

P 隨筆

1989年,辦了一本《星期漫畫》。因為知道導演楊德昌喜愛漫畫,所以約了他在談話頭餐廳見,遊說成功邀他來擔任監製。
創刊時,有鄭問的《阿鼻劍》、麥仁杰的《天才超人頑皮鬼》、曾正忠的《最後決戰》三篇連載。

燃燒吧,熱情!

有誰有創刊號封面的?我這裡只有這一期的封面圖。

1990

1989 年 11 月

P 隨筆

1989年,新聞局來找我,說和法蘭克福書展談成了台灣館的設立,要破天荒組一個台灣館來參展,希望由時報來主辦。
我接下了這個任務。第一次去歐洲,第一次辦書展,也因而和法蘭克福書展主席衛浩世結識。
第一次讓台灣館在國際舞台上亮相,到底該怎麼讓大家眼睛為之一亮呢?
我決定用攝影家高重黎的作品,結合極簡風的展館設計,形成很突出的美學與視覺效果。
從那一年開始,台灣館參加法蘭克福書展直到今天。

我們也用高重黎的攝影,做了英、德兩種語文的簡介。

1989

1988 年 1 月 13 日

P 隨筆

1987年底,我進了時報。余紀忠先生原來要把時報新聞周刊停刊了,後來給我一個改版的機會試試。

他問我需要多少準備時間。我說只要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夠了。余先生說好。

在時報完全陌生的環境裡,我找吳勝天談。他聽了我的構想,說沒問題。於是我們就一個星期就來了次大改版。余先生看了很滿意,就要我繼續編下去。

但是半年多以後,他還是決定關掉這份周刊,派我去時報出版公司當總經理。開始了我另一個階段的人生。

這是吳勝天設計的封面。新聞風格強烈而突出。

1988

1986 年 4 月

P 隨筆

1986年,黄明堅介紹我去找石滋宜博士。石博士當時要為歴史悠久的生產力月刊改版,在找人。當時我正失業,就去接了這個任務。

生產力月刊的美術設計,我找了劉開;攝影,找了何經泰。劉開一出手,就為商業類雜誌做出了一個新風格。我們那時一到發稿的時間,就去他家熬夜趕稿。有很多熬夜的回憶,我寫在《工作DNA》增訂三卷本的駱駝之卷裡。

這是改革號第一期。何經泰的攝影和劉開的設計形成獨特的視覺魅力。

1986

1984 年

P 隨筆

1983年陳明達先生要我籌辦一本科技月刊的時候,我們想了一些雜誌名,後來選擇2001。亞瑟.克拉克和史坦利.庫布利克的經典名著,帶給人無限的想像。何況,當時2001還遠在20年之外。在2001雜誌,我認識了一些工作夥伴。其中有個大學剛畢業,做印務的女孩子,叫吳可明。她從那以後和我一起工作了,嗯,馬上就要滿三十年了。她現在是大塊文化的總經理。2001月刊的美術主編是曹昌德先生。從標準字到內頁版型設計,他在三十年前做出了一個科技雜誌的典範。

1984-5 1984-6 1984-7 1984-8 1984-9 1984-1 1984-2 1984-3 1984-4

1983 年 9 月 1 日

P 隨筆

1980年代初,陳明達先生辦了世界地理雜誌,轟動一時。陳先生也因而開始建立他的雜誌集團。有一天他來找我,希望我去幫他編一本科技雜誌。不但是科技雜誌,並且是跟美國High Technology 取得授權的雜誌。創刊酒會那一天,陳先生還請來了李國鼎先生致詞。在2001月刊,我真正有了獨立主持一個編輯部,並和其他業務部門交流的機會。

1983

1982 年

P 隨筆

我在長橋出版社工作四年多。長橋後來投資成立獅谷出版社,我負責編輯部的工作。長橋的鄧維楨先生,和他夫人黄寶雲女士,很照顧我,給了我在基層充分鍛練的機會。

1982

1981 年

P 隨筆

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乾脆開了家貿易公司。當然三個月就倒店,負了債。為了還債,借錢回韓國跑單幫,又血本無歸。走投無路下,賣掉在韓國居留的權利,換了張機票回台灣。迫於無奈,終於不得不靠翻譯維生。我先在長橋出版社做兼職翻譯,然後有個機會進去當了編輯。這是當時的一張照片。常去長橋的梁正居先生拍的。我在《工作DNA》鳥之卷裡寫的<少年的夢想寶劍>,講的就是這張照片。

1981

1978 年 8 月

P 隨筆

大學畢業,和班上同學一起去松山機場,為幾位要返回馬來西亞的同學送行。我卻從沒想過要回韓國的可能。

1978

1974 年 – 之 2

P 隨筆

十八歲來台灣的護照上的照片。當時的頭髮很多。有天晚上一個女同學跟我說:怎麼大老遠的只看到一堆頭髮在移動啊。

1974_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