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紐約下雪了

C 出版I 反黑箱服貿

寫作背景

反黑箱服貿之戰,一直是時間之戰。

從政府開始就是,連簽約的日期都當作最高機密,始終不公布。

簽約一事被輿論踢爆後,政府就想趕在七月召開的臨時會期裡通過。臨時會期被熬過,他們就想在下一個會期通過。

相反地,我們則是盡一切努力先「不要在這個會期通過」。不過之後又能拖到何時?沒人知道。但起碼就是要先擋下來不過。

一切戰術的目標,都是為了達成能拉長時間,打成持久戰的戰略。

馬王之爭開始,更是個關鍵。

馬英九和王金平的心結當然早就種下了。馬英九想除掉王金平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然而其導火線,我相信很大可能是因為馬英九對服貿協議在立法院的遲遲不過,按捺不住,覺得如果能把王金平除掉,就能搬開大石。

事實上,由於服貿協議實在太過黑箱,馬政府連立法院內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包括王金平在內,沒有一人知道絲毫消息。

「陸委會事前居然完全沒有和國會溝通,包括立法院長王金平、國民黨大小黨鞭都沒有接獲任何訊息,直到簽署協議上網公布後,陸委會才將協議送到他們手中。」(二○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中時》社論「兩岸服貿協議 陸委會閉門造車」)

他們自己同黨的立法委員,包括王金平在內,沒有一個人知道這件事情,當然會反彈。立法院國民黨書記長賴士葆,有一次找出版業者開會,當場說:行政部門這樣搞,把他們蒙在鼓裡,他們心裡真是X X X。後來賴士葆在交接典禮上更公開而直接地表達了不滿:

「行政部門就在上游拉屎,然後叫他們這個立法委員在底下收屎,還要怪他們擦屎的姿勢不漂亮。」

賴士葆都這麼火大,身為立法院長的王金平可想而知。王金平雖然沒有講得這麼直接,還是可以從新聞中看出端倪。八月底,王金平在一次演講中提到「行政部門的專擅很要不得」。

因此,配合著馬總統頻頻講話,接受電視專訪,又安排和蘇貞昌的電視辯論,一連串的攻勢之後,接著爆發對王金平趕盡殺絕,毫無緩衝時間,也完全不留情面,我相信是因為馬英九急於推動服貿協議,逮到一個自認為絕佳的機會和理由,就不留任何餘地。馬總統若能把王金平拔掉,自然就可以擺平立法院內所有不滿服貿黑箱作業的立法委員。那是殺一猴而儆眾雞。

我和黃國昌討論了我們的立場。我們都同意,如果關說屬實的話,王金平和柯建銘兩個人都該下台。但我們都看出:如果王金平下台,馬英九一定會立即直接把手伸進立法院,押著沒人敢再吭聲的國民黨立委把服貿協議通過。

我們都不認識王金平。王金平人在國外,新聞上也沒有任何消息。

我問國昌,有沒有什麼可以破解馬英九攻勢的方法。他說有。但是在關說案情不明朗之前,他不會告訴王金平。

我建議他就寫在臉書上,寫了之後,大家一定會大量轉貼。這樣就可以比較容易讓王金平看到,既不違背我們的原則,也可以達到我們不希望馬英九把手伸進立法院的目的了。

國昌同意。在九月十日貼了一文,從法律觀點指出怎麼破解馬英九開除王金平黨籍的方法。

我不知道王金平是否真的因為看了國昌的文章而採取他的法律訴訟策略。但後來王金平走的路子,完全吻合國昌當時在臉書上的分析。

對我而言,在馬王之爭以前,反黑箱服貿主要是戰術面的思考。戰略面只有一點:拉長時間。

馬王之爭開始,並很快以馬英九鎩羽告一段落之後, 我們終於可以看清一個目標:拉長時間,最好能拉到二○一四年的六都選舉。我們相信:經過民意這麼久的沸騰,只要我們能把時間拉長到一年以後,大可以透過選票對國民黨的教訓來翻盤。

有了這麼一個方向和目標,所有中途的計畫和方法就都比較明確。

黃國昌和賴中強認為,立法院那個會期,只要請民進黨守住即可。因為有總質詢又有預算要審,再加上馬王之爭的大氣候改變,這應該不難。

我自己,要把所有論辯的精力保存下來,留待下個會期。

於是,我停止發表任何有關服貿協議的文章。

停止了半年之久。

那年年底,紐約酷寒,大雪不停。

台北傳來一個邀請,要我接受採訪,談一下反服貿。我說人在紐約,回不去,我自己錄一段影好了。

於是我請同事幫我用手機拍,自己再加拍一些,配上旁白,剪輯成這一則〈今天紐約下雪了〉。

 

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4.47.30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5.01.13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4.48.35 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4.49.00 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4.49.45 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4.50.37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4.51.04 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4.54.53 螢幕快照 2015-05-15 下午4.55.33

今天紐約下雪了,開車上班要格外小心。

很多人問我:你都快六十歲了,幹嘛要這麼辛苦地到紐約去打天下。

夢想和現實的理由都有。我就是想看一下在數位時代裡,一個台灣的出版業者有沒有可能轉型,開拓全球市場。

我想,企業經營要設定一個方向去挑戰,國家更是。

正因為環境惡劣,所以政府接受人民的付託,更要冷靜、前瞻,充滿勇氣地開創新局,而不是沒有方向、沒有策略,只想貪小便宜,走些看起來容易、事實上充滿陷阱十分危險的路子。

我從來都不反對和中國大陸來往和合作,但是絕不能接受像現在我們政府這樣,一心求助於中國大陸來刺激自己救不起來的經濟,不惜引兵入關,毫不顧慮對我們國家、社會的危害,對台灣本土許多產業帶來毀滅性的衝擊。

我們是一個民主社會。

可是我們的政府怎麼會黑箱作業,簽下一個充滿各種不對等的服貿協議?

怎麼從來都不面對人民的疑慮,坦誠地檢討這個協議的致命危機?

為什麼要堅決主張這個協議任何條文都不能修改?

過去這幾年,這個政府的所作所為,早已證明他們的無能與短視。

他們以頻繁的道歉為能事,其實根本不知道道歉的真正意思是什麼。

他們不知道要把台灣帶往什麼方向,卻又跟我們保證羊入虎口沒有問題。

我們能任憑這些人來毀滅台灣嗎?當然不能。

我們要清楚地告訴他們:台灣再辛苦,有自己的路可以走。你們哪,你們這些無能的政客,就別想唬弄我們了!就別想出賣我們了!

我們一定要打破他們的妄想!

我們已經走了這麼長的路,我們會成功的!

 

後續發展

後來這段影片和其他人的發言合併,剪成一個短片,在YouTube上可以看得到: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6jbR_yIWFo

有人說背景音樂很好聽,問我是誰的。

那是劉索拉的〈酒狂〉。演奏者是巫娜。我在北京的時候,曾經跟巫娜學了幾天古琴。謝謝索拉同意讓我使用。

Comments

Previous
2013 年 11 月 16 日
Next
2014 年 1 月 8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