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的——百人太陽花創作的邀請信

C 出版I 反黑箱服貿

寫作背景

太陽花學運期間,我自己最緊張的一天是四月一日。

當天白狼號召反反服貿遊行,很多人都擔心萬一有流血衝突、場面失控。而那天的前一個晚上,因為對這件事情的擔心,所以我想到:「為什麼要怕黑暗呢?黑暗來了,光明也該出動啊!」

因此我連夜開始邀請一百個人來創作太陽花的計畫。

第二天中午,我和黃國昌見面,問他情況如何。他很篤定地說沒問題。

當天下午,我和一些廣告、行銷界的高手開會,他們想要對學生提供一些助力。會快要開完的時候,上網一看,才知道現場沒有見紅,倒是紅了來來哥。大家都很開心。

但是因為邀請創作的事情已經啟動,而各方的回應十分熱烈,所以百人創作太陽花的計畫就繼續推展了。

百人畫太陽花                                  翻攝自「百人太陽花計畫官網」http://www.savetaiwan.net/

 

 

三月三十一日晚上,我接到徐莉玲電話。她問我知不知道第二天白狼要帶兩千人去立法院的事。我說知道。她就問我該怎麼辦,要做些什麼事。

我們都同意的是:白狼出這個頭,又會有張慶忠效果。一定又給反服貿的運動更加添柴加火。但是我們都擔心學生萬一受傷的後果,真是整個台灣都難以承受的悲劇。徐莉玲說到這裡,在電話那一頭哭了起來。然後她說要再打聽一下情況,就掛了電話。

那天晚上回到家,先忙了些別的事,然後快十一點的時候,我忽然有了找一百個人畫太陽花的想法。黑道要在四月一日下午兩點帶人去立法院,那我們在那之前能不能讓一百朵太陽花先亮起來,然後把更多的太陽花叫起來呢?黑暗來了,光明也該出動啊!

我打電話給徐莉玲,她贊成。朱學恒早在一星期前就說有什麼活動算他一份。然後我問了聶永真的聯絡方式,請他也加入。柯一正當然也同意,只是說當天太晚,要到天亮才能聯絡。

我早就申請好了一個SaveTaiwan.net的域名,一直沒想好做什麼,就沒動。現在有了找一百個人畫太陽花的計畫,就準備連夜趕做。我先睡了幾個小時起來,一查email,好神奇,聶永真的第一幅圖已經傳進來了(後來,我給了他文案,他又設計了logo)。

我本來就打算用Squarespace來做這個網站,算是最傻瓜型的作法,但仍然摸了一陣子,並沒有開始。可是看到聶永真的第一張圖之後,我精神大振,決心不等到天亮才找同事幫忙,先自己動手把網站做出一個輪廓,好讓徐莉玲和柯一正他們去廣邀藝文界朋友。

天亮了。有了各位目前此刻看到的這個網站。只是粗胚。接著大家分頭行動。很多人開始加進來。只是不管怎麼趕,下午兩點前應該還準備不全,加上我們也接到一些消息,對下午的情況比較放心,所以就沒趕在原定的四月一日公布。

可也在這個過程裡,應該是哪位熱心的朋友,把我們原先只開放給邀請對象看的臨時網址公開在F B 上,所以很多人在轉發。我昨天整天在開會,到了晚上才發現,有些猶豫要不要先把臨時網址關掉。

然後,今天早上還沒來得及採取行動的時候,就有朋友告知有電視報導了這個網站。

這下子沒得選擇了。雖然一百個人的作品還沒到齊,我看只能先乾脆開放 SaveTaiwan.net這個網址了。

我們很快會正式開站,公布這個網站要做的事情。在那之前,我們先不把已經放上來的東西隱藏起來,但也不再多加內容了。請大家先保持關注。

關注的同時,你也可以準備。準備創作你自己的太陽花:可以是畫的,可以是攝影,可以用設計,可以雕塑,可以寫一句或一段太陽花的文字。

怎麼畫,怎麼拍,怎麼雕塑,怎麼設計,怎麼寫(手寫、打字)都可以。不論你是否學生,不論你什麼年齡,不論你是否在台北的立法院,不論你是否在台灣—— 都歡迎。

一人可以創作不只一份。

如果有建議我們要找的人選,或其他意見,都請在這裡的部落格上留言告訴我們,或者寄信 info@SaveTaiwan.net。

郝明義 二○一四年四月二日下午一時零九分

 

後續發展

各界對百人創作的熱烈回應,完全出乎我意料。

不只有黃春明、姚瑞中、陳芳明、李敏勇、焦元溥、愛亞等人參與,令我感動的,還有童書插畫界的鄭明進先生等人的熱情加入。

我們決定在四月六日那天辦記者會,公布參與者的作品,為學生打氣。

恰好,四月六日早上有個突破性的發展,因為王金平進立法院議場探視學生,並承諾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之前不審服貿協議。於是,學生開始考慮是否退場。

因而下午百人太陽花創作的記者會上,我對這件新聞的發言有這麼一段重點:

「因為看到這麼多精彩人物的多元回應,所以我說聽到整個社會開始了大合唱。

也因此,我認為他們更重要的是聽到這些合唱的回應,來考慮自己要不要光榮地轉進,讓學生運動也進入這整個大社會運動的大合唱裡。這不是終點,反而只是起點。

但是學生運動畢竟是他們自己的運動,我還是要尊重他們自己的決定。 」

可因為學生考慮退場的新聞太大、太重要,第二天的平面媒體固然都有報導百人太陽花的創作,但是有些媒體的標題下得有誤差,譬如黃春明的一句「把民主棒子交還立院」被大量媒體當作標題,使得他熱心支持學生的本意很容易被誤以為催促學生退場,還有媒體根本就有違事實地下了「藝文界號召創作 籲學生完美退場」這種標題。

看到報導後,有些藝術家來告訴我他們創作的動機被忽視,或被標題扭曲的抱怨。甚至有人要退出。

我身為這個活動的發起人,因而在當晚對各媒體寫了一篇文章,表達我的遺憾,也向媒體做出請託:

「各種反服貿聲音之起點,也是重要的焦點,就是反黑箱作業。這裡政府當然要負責任。但是我也認為,如果有更多媒體,更早也更持續地提醒政府他們在黑箱作業上所犯的錯誤,政府也許可以早點有所收斂,今天的情況也許不至於如此狼狽。

「逝者已矣。衡諸未來,我們社會面對的難題仍然很多。如果說,我們改造自己社會的大合唱正要開始,其中肯定有一塊管樂是屬於媒體的。整個大合唱是否能交響而升,正和媒體的管樂密不可分。

「因為大家對媒體有這麼大的期待,因而在此拜託。 」

〈百人太陽花與媒體──在社會大合唱中給媒體的一封信〉,請看這裡:https://fumao.hackpad.com/caI1H23Qwu9

Comments

Previous
2014 年 4 月 2 日
Next
2014 年 4 月 5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