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o hero

2017 年 7 月 11 日,09:38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Q 前瞻條例

【「前瞻條例」的落日條款怎麼失蹤的?有什麼影響?怎麼辦?】

1. 什麼是「落日條款」?原來的落日條款長什麼樣子?

「落日條款」指的是這個條例從何時開始施行,到何時結束。

「前瞻條例」原來的落日條款在第十一條:「本條例自公布日施行至中華民國一百十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這是從時間上註明限制,指出施行時間最多八年。

此外,原來的第七條是「所需經費上限為新臺幣八千九百億元」,這是從預算上註明限制,指出花的錢不能超過這麼多。所以,原來的第七條和第十五條內容合起來,就是我們這幾個月常聽到的「八年八千九百億元」。時間和預算都有落日條款。

2. 「落日條款」怎麼不見了?

經過這次臨時會審查之後三讀的「前瞻條例」,條文有些增加和改動。

原來的第十一條,現在是第十五條。但第十五條的內容是:「本條例自公布日施行。」 換句話說,只有開始施行的時間,沒有施行結束的時間。時間上,沒有了限制。

同時,第七條所需的經費改為「以四年為期程,預算上限為新臺幣四千二百億元,期滿後,後續預 算及期程,經立法院同意後,以不超過前期預算規模及期 程為之」。換句話說,雖然說了四年最多花四千二百億元,但是只要立法院同意,期滿還可以續編。

所以,現在的第七條和第十五條內容合起來,就是劉靜怡教授指出來的問題:「不管誰當執政黨,都可以每四年就大方舉債4200億」,並且本條例在遭立法院廢止之前「永遠有效」。

3. 為什麼會發生「落日條款」失蹤的事?

有兩種說法。

第一種是:這次臨時會要趕在三天內通過「前瞻條例」,所以在黨團協商階段,大家忙中有錯,民、國兩黨忙著談判八年八千九百億還是四年四千二百億元,改來改去就把第十五條的落日條款改不見了。

第二種是:在黨團協商階段,國民黨與民進黨兩黨私下協商時,達成刪去落日條款的共識,最後由民進黨負責在二讀會進行中,突然提出第十五條的修正動議,把落日條款改不見了。

佐證第二種說法的是:時代力量的黃國昌說:他在臨時會已經提出這個問題,在時力的版本註明加上八年的時間限制,但民進黨不回應,還強勢表決封殺他們的提案。黃國昌當天發言的錄影,請看這裡:http://bit.ly/2tOHMb9

4. 行政院為什麼會說「落日條款」並沒有失蹤?別的人又怎麼看?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說:「立法過程已然明白說明特別條例是實施八年,後來雖然立法院改為四年一期,並規定可以續編另一四年期程之4200億元,但法律精神仍然是不得超過八年8400億元,這不論從立法過程或依法學方法論的限縮解釋等等,皆可以明白知曉此特別條例就是八年,因此,請劉教授不要以訛傳訛。」http://bit.ly/2tzc29q

徐國勇還說:「(講沒有落日條款)這不符合法律解釋的方法。任何一個法律人不會做超出這樣的解釋。」並要求大家「相關論述不用再去做文字上挑惕」。http://bit.ly/2sWo6Db

但黃國昌質疑說:如果「立法過程已然明白說明特別條例是實施八年」,那為什麼當他們提出註明八年時限的條文時,民進黨要封殺他們的版本?

前立委林濁水說:「認一下錯有那麼危險嗎?法律文字被這樣文過飾非對待,政權和法制都丑角化了。」http://bit.ly/2sM12XB

東吳大學胡博硯教授說:「不能否認法條文義確是如此,難保未來不會被誤用。」http://bit.ly/2tztFpS

律師呂秋遠說:「這張支票是不是太空白?」http://bit.ly/2v4H3jI

5. 有沒有「落日條款」不見的先例?以前怎麼處理?

2008年,馬政府時代行政院通過「振興經濟消費券發放特別條例草案」與「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特別條例草案」,並送立院審議,「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批評,前者沒訂落日期限,『是準備在未來選舉時再發一次』、『公然賄選』;後者沒訂預算上限或總額,則是『預留加碼可能性』、『是正港的空白支票』,為國民黨綁樁,立院已成『行政院的總務處』。」http://bit.ly/2sXJS9z

由於民進黨團堅持消費券應有落日條款,經過朝野協商取得共識,最後加上落日條款,規定條例自公布日施行至民國98 年9月30日止。http://bit.ly/2t6EV9R

6. 現在該怎麼辦?

「前瞻條例」三讀通過後,如果總統還沒公告,可以請行政院提出覆議。

2013年《會計法》修法,就是立法出現重大瑕疵,由行政院提出覆議的例子。當時朝野黨團協商同意,三讀通過《會計法》第九十九條之一修正案,卻漏了關鍵的「教」字,「使得大學教員因此沒有被納入除罪範圍,但卻使時任立委的顏清標用公款喝花酒將獲得除罪,激起社會輿論撻伐,最後在行政院提出覆議後,立法院再次表決通過覆議,順利解決修法出錯問題。」http://bit.ly/2t74pUo

但是這一次「前瞻條例」三讀通過後,雖然因為劉靜怡教授發現沒有落日條款的重大紕漏,並且經民連在7月6日發出緊急呼籲,「請各界公民緊急致電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呼籲柯總召出面坦承疏漏,上呈總統暫緩公告施行前瞻條例,待下次臨時會趕緊修正補漏。」但行政院置之不理,第二天就由總統火速公告施行,所以覆議已經沒有機會。

現在只剩下由立法院來修法。這也是為什麼「請政府謹守民主法治國家的治理原則」的五點呼籲中,第一點就是: 以「前瞻條例」發生立法沒有落日條款的惡例,訴求立法院進行修法。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2017 年 7 月 11 日,09:38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Q 前瞻條例

【7月11日記者會新聞資料 綜合集中】

1. 請政府謹守民主法治國家的治理原則 五點呼籲 http://bit.ly/2uKPIs8

2. 關鍵時刻,請您共同站出來發聲 http://bit.ly/2v5EqOL

3. 附件一:與前瞻條例相關的閱讀 http://bit.ly/2uJM2H0

4. 附件二:「前瞻條例」的落日條款怎麼失蹤的? http://bit.ly/2t7qnqu
或 http://bit.ly/2tBR1eg

5. 直播錄影:http://bit.ly/2tCl6KU

 

2017 年 7 月 9 日,14:12

P 隨筆

【斷念與斷食之比】

朋友知道我最近閉關七天,又斷食十六天之後,問我兩者的關係。

我說禪七以斷念為主,本來為了維持體力,最好是飲食充分。而我這次純粹是因為飽足感一直很夠,意外連帶斷食。山上斷了七天後,回到紅塵又繼續斷了九天。

要說斷念和斷食有什麼相比,就是兩者都是為了練習當主人。

斷念,是為了讓自己當念頭的主人,而不是讓念頭當我們的主人。
斷食,是為了讓自己當腸胃的主人,而不是讓腸胃當我們的主人。

不過,真要斷食,還是要諮商營養師的建議,謹慎而行。我這次的經驗,只是特殊案例。
現在我恢復了每天兩餐。

圖像裡可能有食物

2017 年 7 月 8 日,07:53

P 隨筆

【你們動不動,不動我就開槍了!】

昨天7日忙了一天,最開心的是看到周五晚上下著雨,我們在市長官邸辦的《成吉思汗原鄉遊紀》新書分享會來了滿座熱情的聽眾。我寫了紀錄在這裡:http://bit.ly/2sQa0Di

主講的陳萬雄先生,曾是香港商務印書館與聯合出版集團的總裁。我和他認識近三十年,並且很榮幸在1996年因為擔任台灣商務印書館總經理,而和擔任香港商務印書館總經理的他有過一段同事之誼。

陳總講話一向熱情。昨晚也是一直拿著麥克風在揮動,有時候離開嘴巴太遠聲音就比較小。

我上去做結語的時候,談起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在北京聚會的故事。

那天在座北京的出版同業裡,有一位在說陳總的普通話講得很好,別人都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廣說普通話」,陳總都沒有這個問題。然後他就說起一個笑話。

他說:有次有個香港人來北京跟大家開會,開會開一半站起來問:「你們動不動?不動我就要開槍了!」大家聽得一頭霧水。最後發現他要說的是:「你們冷不冷?不冷我就要開窗了!」(廣東話說「冷」是「凍」。)講完大家都哈哈大笑。

然後那人問陳總有沒有聽過這個笑話。一直在低頭吃東西的陳總就說:「有。我就是那個人。」

所以我問現場的聽眾朋友昨天有沒有聽到類似的問題,大家都說沒有。我看陳總很開心,我也是。

結束後,我帶他去相思李舍喝茶。我們兩個人一路泡到凌晨快一點才把他送回飯店。

起床後,這個周末要讀的書,就先挑他這一本。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大家坐著、表格、室內和文字

2017 年 7 月 7 日,21:51

P 隨筆

【蒙古草原在周五的雨夜來到台北】(增寫版)

星期五的晚上還下雨,但是有滿座熱情的聽眾朋友來參加《成吉思汗原鄉紀遊》的新書分享會。

我簡短地開了個場之後,就請主持人褚士瑩和主講人陳萬雄開始帶大家體會草原文化。

褚士瑩說他第一次去草原的感受,聽了難忘。他是為了國際機構去進行捐助,那次搭飛機去,降落在沒有跑道的草原上。駕駛說一個星期後來接他,沒講時間沒講地點。褚士瑩看他走了之後開始擔心到底怎麼在哪裡見,尤其在從第六天起。但到了一個星期後,發現根本什麼都不用擔心,因為飛機一來,即使是小飛機,也老遠老早就聽到飛機來了。而他發現真正難的是,怎麼跟著飛機跑,在茫茫的草原上能夠追得上飛機。

褚士瑩一下子把他在草原上失去空間感的感覺傳達給我。

陳萬雄講他對成吉思汗的興趣源起於他在日本求學的時候。他看到日本人對蒙古和成吉思汗很感興趣,出版很多,但是華文世界則很少這種出版。
後來他去法蘭克福書展,注意到西方每年都出版一些和成吉思汗與蒙古帝國相關的書、畫冊。但西方出版的書,偏向於探討成吉思汗帝國形成之後對歐洲的影響,對成吉思汗崛起之前的研究卻少,所以就刺激他想出版另一套具有特色的書。

這樣開啟了他在香港商務印書館策劃「草原文化系列」,也開啟了他從1994年起直到最近與蒙古的關係。

陳萬雄認為:談起中國歷史的起源,很多人都集中在黃河流域,但他認為絕不能不把長城以北的地域一起放進來看。而談起草原文化,陳萬雄認為不能不提呼倫貝特,因為那裡是森林文化和草原文化的交接點。森林𥚃的人走到草原游牧,然後或是往南走,打進黃河流域的農業文化,或是往西走,一路去了歐洲。

所以陳萬雄認為:傳統中國歷史書提到帝王之都皆曰長安、洛陽,事實上呼倫貝特也是一個帝王之都。

而對於成吉思汗,他說毛澤東講他只識彎弓射大鵰是完全錯誤的。因為成吉思汗浸淫多種文化交會之下,才能有那麼開闊的視野締造出那麼大的帝國,改寫整個世界歷史。

在書裡沒寫,在今晚也沒多講,但是十分動人的一個故事,是陳總講他去看過一個曾經是成吉思汗護身侍衛的部落,這個部落為成吉思汗守陵守了七百年。他說這個故事太豐富,怕打亂這本書的架構,就沒多寫。

陳總在書的開頭,謙稱這是一本小書。但這是他思索、探索了二十年的草原世界的核心,並且他結合了嚴謹的歷史考證和他生動的文化旅遊回憶。

我認識陳總也近三十年了,並且很榮幸在1996年因為擔任台灣商務印書館總經理,而和擔任香港商務印書館總經理的他有同事之誼。多年來一直聽他不時提起去蒙古,去草原感受到的種種,這次他終於有機會寫出來,實在太好了。

推薦《成吉思汗原鄉紀遊》。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

圖像裡可能有1 人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戶外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和戶外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坐下

2017 年 7 月 6 日,22:41

P 隨筆

【16天來的第一口食物+成吉思汗原鄉紀遊】

我在臉書上寫過前兩個星期去打禪七的同時,也同時斷食了七天的事。這裡說的斷食,都是說每天早上起來之後吃一顆蘋果或芭樂再加香蕉,之後全天就不進任何食物,沒有任何零食。只喝水。

我沒說的是:下山之後,我又用這個方法繼續斷了7+2天。開始的時候,想人都下山了,重回紅塵,每天繁雜事多,又要見人,不可能斷食。但是因為那飽足感持續得很好,我就想能繼續多久繼續多久。結果就又是九天過去。包括下山後忙前瞻的事,照樣沒受影響。(補充一點:下山後前七天早上有加一杯多榖粉調蜂蜜,後兩天去蜂蜜。)

我本來想再以斷食一個月為目標。但是到今天下午,覺得血糖不足,就吃了兩塊巧克力。同時決定從今晚起開始進食物了。

結果在斷食第十六天的晚上,我吃了第一口食物:一塊燜筍。

啊,真是人間美味。接著又喝了幾碗螺肉芹菜魷魚湯,光湯。

我招待的客人,是老友前香港商務印書館兼聯合出版集團總裁陳萬雄。他退休後的第一本著作《成吉思汗原鄉紀遊—-走進蒙古高原帝王州》,在這個月由大塊在台北,香港商務在香港同時出版。

明天,7月7日晚上七點半,在台北市長官邸,有一場新書座談會,由陳萬雄和褚士瑩對談。座談主題是:「行旅蒙古,體驗歷史文明的心動時刻」。

陳總遊歷廣濶,視野和知識都非同一般,人又豪爽明朗,我深深記得在台灣商務印書館期間和他合作的愉快經驗,受益良多。

陳總的故事,我明天晚上再來寫。今天先邀請大家明天來參加座談。

以下是邀請函
———————————————————

蒙古,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進入蒙古草原,徜徉於草原、沙漠、森林,海子和濕地的大自然中。在二十多年前,陳萬雄先生因策畫一系列電視及出版計畫,得以跨越長城和燕山山脈,完成少時踏訪蒙古的夢想。

「行走學歷史」是作者陳萬雄先生幾十年來跋踄於廣闊的內蒙古高原的體會,往後的旅程中都是如此實踐著。今年,完成了《成吉思汗原鄉紀遊》一書,新書分享會也邀請到知名旅行家、國際NGO工作者旅行‧公益‧夢想 – 褚士瑩擔任主持人。

7月7日 (五) 晚上7點30分,歡迎來到市長官邸藝文沙龍,聽陳萬雄與褚士瑩二人跨越世代、跨越地域的觀點,分享對於蒙古與中原文化歷史發展的身歷其境,以及旅行在人生中可以展開的一切。

時間:7/7 Fri. 19:30-21:30
地點:市長官邸藝文沙龍(100台北市中正區徐州路46號)

2017 年 7 月 6 日,17:54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Q 前瞻條例

【監督新版「前瞻計畫」的七個要點】(增訂版)

之前政府受到最多的抨擊,就是「前瞻條例」(相當於建築藍圖)還沒通過甚至沒有任何討論,「前瞻計畫」(相當於施工方案和預算)都編好了。並且這個計畫產生的程序、時間、內容都有很大的問題。

所以,昨天「前瞻條例」調整為四年四千二百億但可續編,並且新加少子化、食安、人才培育等項目之後,可以列出七個監督要點:

第一,必須有新版「前瞻計畫」。
因為預算和項目都有調整,行政院不能再用4月2日核定的舊版前瞻計畫和預算來送立法院,必須編新版了。前幾天朱澤民主計長說周三通過「前瞻條例」之後,周四就可以把舊版前瞻計畫」送進立法院上菜的事絕不能發生了。http://bit.ly/2tL44ex

第二,新版「前瞻計畫」必須有明確的主責單位。
不知是否因為是林全院長而不是國發會規畫這個重大經濟建設的權力,舊版「前瞻計畫」封面上連主責單位都沒有,破壞體統也讓人感覺到政府沒人願意為此負責,如圖一。新版必須沒有這個現象。

第三,新版「前瞻計畫」必須是行政「院會」而不是「院」核定通過。
舊版「前瞻計畫」封面上註明是行政「院」核定通過,有違憲法第58條規定:凡涉及預算案,「及其他重要事項,或涉及各部會共同關係之事項,提出於行政院會議議決之。」這次必須沒有這個現象。

第四,行政院準備時間必須充分
舊版「前瞻計畫」的「緣起」,第一句話就說明是「依據總統 105 年 12 月 31 日年終談話」而來,到4月5日行政院核定,綜合整理的準備時間不過三個月,一直被各方詬病草率。這次「前瞻條例」新增了少子化、食安、人才培育等項目,新增這麼多項目,理應需要更充分的時間。

第五,新版「前瞻計畫」項目預算比例應有調整
舊版「前瞻計畫」中軌道建設的預算比例高達幾乎一半,是社會各方質疑最多的項目。現在新版「前瞻條例」新增了少子化、食安、人才培育等項目,軌道建設的預算比例更沒有理由不縮減。

第六,新版「前瞻計畫」項目內容應該說明更清楚
舊版「前瞻計畫」中,軌道建設38項目的計畫概要說明,都太過草率不足,為各方詬病。我曾經統計過38個軌道建設項目的字數,不論是幾百億或上千億的項目,說明字數都在兩三百字之間。新竹環線輕軌,300 億元只有169字;高雄捷運延伸環線,1454.71億元只有 313字,尤其是代表。
政府為之辯護,都說在一本計畫書裡無法納入太多說明字數,然而,同樣的舊版「前瞻計畫」中,其他建設項目說明上千字的比比皆是,尤其數位建設裡,兩千字以上的很多。以「4.5.6 園區智慧機器人創新自造基地計畫」為例,這個不過 20億元的計畫,就寫了2,438字。
各方質疑最多最大的38個軌道建設項目,在新版「前瞻計畫」裡必須做出與其預算金額成比例的計畫說明。

說明內容的重點,應包含我們在全面檢視「前瞻計畫」連署聲明中所要求政府回應的:(註1)
1.該計畫項目所需預算?錢從哪裡來?中央與地方分配之比例?
2.該計畫項目的目的及效益?
3.該計畫有否進行社會影響評估?
4.該計畫有沒有可以配合或替代的非工程手段?
5.該計畫有沒有過往類似的成功或失敗案例以供借鏡?
6.該計畫預期創造的就業機會

第七,總體經濟效益的評估及說明必須更完整
舊版「前瞻計畫」全部361頁,但其中「總體經濟效益」的評估部份僅佔2頁,也是為人詬病草率及不負責任的重點。新版理應做充分的評估與說明。

我們全民監督行政院新版「「前瞻計畫」,就從這七點來追蹤。

註1: 這一段增訂於是7月7日早上8:29。

相關閱讀:全面檢視「前瞻計畫」連署平台 http://bit.ly/2slnQw1

2017 年 7 月 6 日,12:56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Q 前瞻條例

【倉促通過的前瞻條例出現重大紕漏,大家趕快緊急行動】

本來在寫如何監督接下來「新版前瞻計畫」,突然看到經民連傳來一個緊急呼籲,趕快先寫這件事。

請看經民連發現立法院在限時三天通過「前瞻條例」的趕路下,結果捅出了多大的紕漏:

『藍綠離譜立法,讓前瞻條例成為可以一直四年又四年,不斷提出4200億舉債的超級大錢坑法案…….

『不管誰當執政黨,都可以每四年就大方舉債4200億,而且不受預算法第二十三條之拘束、也不受公共債務法第五條第七項規定之限制。

『這將把規避年度預算的「特別預算」,以及「政府大量舉債」兩者,立即「完全常態化」,並且千秋萬世延續,已經是嚴重的違憲危機和財政危機。』(全文看這裡:http://bit.ly/2sIHEuE

我打電話問黃國昌,問他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他說他昨天在臨時會就已經提出這個問題,但民進黨不回應,還是強勢表決封殺他們的提案。剛才看他臉書,他貼出了昨天他發言的錄影,請看這裡:http://bit.ly/2tOHMb9

我又打電話問林濁水,他說這就是搞「黨團協商」的後遺症,什麼都要喬,而不是在委員會認真討論法條,加上又要限期通過,就搞出這件嚴重的事情。他說行政院必須覆議了。

現在請大家告訴大家這件嚴重的事情,並且如經民連的呼籲:

「請各界公民緊急致電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呼籲柯總召出面坦承疏漏,上呈總統暫緩公告施行前瞻條例,待下次臨時會趕緊修正補漏。
柯建銘國會辦公室電話:02-23586106」

(全文看這裡:http://bit.ly/2tOw0xF

#郝明義訪談前瞻計畫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2017 年 7 月 6 日,07:35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Q 前瞻條例

【現在開始,全民監督「前瞻計畫」——為什麼,以及如何】

我昨晚很早就睡,沒看到有網友留訊給我,說他們對「前瞻條例」如此通過的氣憤,下一步該怎麼辦等等。

其實,一點也不必氣憤,對綠營總召柯建銘把人民當猴子耍,對藍營總召林得福甘於當猴子被耍,我們重要的是看穿他們,而不是生氣。

生氣會浪費我們的能量。而我們的能量不值得為他們浪費。

既然「前瞻條例」就這樣過了,那接下來我們就全民監督「前瞻計畫」。

這件事一定不能只靠立委來進行。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

因為目前社會許多人的共識都是「前瞻計畫」裡預算佔一半的「軌道建設」最值得質疑、討論,而偏偏「軌道建設」是這些立委可以向地方上支持他們的選民交待的「政績」,向中央爭取預算的「政績」,所以一旦行政院提出來預算,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立委,很難有人會主張刪節,否則就可能接受地方選民的懲罰。

這就是所謂的肉桶政治,大家都被綁在一起,誰也不敢亂動。也因此,在年金改革上,民進黨立委敢於表現出不同於蔡英文主席的意志,但是在前瞻條例上不敢,在接下來的「前瞻計畫」上,他們也應該(如果我們不把話說得那麼死的話)不敢。

民進黨立委如此,國民黨立委也如此。國民黨傳統上和那許多工程公司千絲萬縷的關係,要監督也會投鼠忌器,何況也要繼續主動維持自己選區的利益關係。

國、民兩黨立委都有這種利益背景,所以昨天他們會共同演出「八八四四」的戲碼,想把我們人民當朝三暮四的猴子耍,也就不足為怪。

既然我們選了立法委員出來監督政府,但這些立法委員都只甘於當投票部隊,成了支持行政部門的禁衛軍,顯示我們的代議政治已經失靈。

因此來到了我們必須「全民」監督「前瞻計畫」的時刻了。

至於如何進行,稍晚我先把我想到的一些事情整理出來,和大家討論,再請指教。

現在才是開始。

#郝明義訪談前瞻計畫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