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o hero

2017 年 2 月 22 日,21:12

P 隨筆

#南方故事 第五集 超現實川貝母

2月24日,南方故事第五場講者是川貝母。

川貝母是一位超現實的創作者。多麽超現實呢?

看看這個書名:「蹲在掌紋峽谷𥚃的男人」。川貝母的超現實不只在插畫,也在小說。因此當初我們出這本書的時候如此介紹他:

「他左手畫插畫,右手寫小說,
以冷靜旁觀的眼寫出虛擬中最寫實的觀察,
用最直擊人心的瑰麗圖像深入人性的內裡。
這是游走於現實和荒謬中的圖文創作集。 」

川貝母在屏東長大,在台中定居,而他的插畫首創登上紐約時報。

他到底如何把日常生活的經驗提煉出超現實的光影,又如何從超現實的創作中探索日常生活的可能,歡迎來參加本周五2月24日晚上的這場活動。

講者://
川貝母(插畫家)

主持 //
郝明義Rex How(大塊文化董事長)
李瑾倫 / Chinlun Lee(插畫家、 撥撥橘、本東咖啡與灰灰基地美術館 Chinlun’s Things, Bandon Cafe & Huei-Huei Art Museum創辦人)

時間 //
2017/2/24 (周五)19:30-21:00

地點 //
MLD Reading Forum(MLD台鋁,高雄市前鎮區忠勤路8號)

2 月24日

明天 19:30 · MLD台鋁 · 高雄市
366 人有興趣 · 48 人會參加

2017 年 2 月 22 日,18:23

P 隨筆

鄭成功在鹿耳門登陸後,吃到一條魚。
他一皺眉:「這是什麼魚?」
他的手下面面相覷,後來就說「這是虱目魚」。

今天虱目魚料理專家李金娥super阿嬤告訴我的故事。

2017 年 2 月 20 日,16:21

P 隨筆

【瞠目+麻木戰略】

Frank Bruni 這篇文章提出一個很有趣的觀點。

川普上任這一個月來不間斷的爭議話題,包括上星期四的七十七分鐘個人記者會猛烈砲轟媒體,Bruni 認為一方面是他個性使然,一方面是出自於戰略的設計。

Bruni舉個例子。他說有人問:去年選舉期間,川普拿共和黨大佬麥侃當過戰俘的事來開涮,怎麼如此嚴重的事都沒把他拉下馬?

Bruni反問一句:那他鼓動討厭希拉蕊的人不妨考慮給她一槍,怎麼如此嚴重的事都沒把他拉下馬?

Bruni說:他反問的問題其實就是他的回答。川普就是不斷地飛快拋出種種讓你感到驚駭的言行,讓你來不及反應。你才覺得他這件事做得離譜的時候,他下一個又來了。而種種驚駭不斷積累,就會降低大家對他的要求,也把驚駭的焦點都模糊了。

他說軍事上有一種震懾作戰(shock-and-awe military campaign),而川普目前採行的是讓你「瞠目+麻木」的政治謀略(appall-and-anesthetize political strategy)。

There’s a dizzying secret to our erratic president’s survival.
NYTIMES.COM

2017 年 2 月 19 日,20:34

P 隨筆

【炫耀記】

昨天想念起一位大學住宿時候的室友。他是個「港仔」,大約四十年前畢業後就定居在台灣,之前我們還偶爾去龍門客棧吃一下水餃,但最近一次聯絡是至少十年前的事了。

通上電話彼此問候一下之後,他說近年來因為頸椎和背部都有過傷動過手術,腿部比較使不上力,需要用手杖,所以就很少出門活動。

我就決定今天去找他,一方面跟他分享一套打坐方法,另一方面想給他看看我騎的scooter。我可以想像他一定是嫌坐輪椅還要家人推麻煩,所以寧可不出門,而坐scooter就可以免除這個問題。

但是今天下午在台大誠品有演講,沒想到我選擇騎scooter而不是坐輪椅增加了很多麻煩。

先是因為參加一位長輩的公祭而遲到五分鐘,又因為台大誠品店沒有無障礙洗手間必須到台大校園借用洗手間,加上回來後又發現誠品店門口有許多台階要好幾個人抬上去,種種過程都因為今天是騎scooter而不是坐輪椅,結果每個過程都多花了很多時間,最後整整延遲了三十分鐘才開始。

對今天一直等候我的聽眾朋友再次致歉也致謝。

結束後我就去了新莊看我的老友。他確實因為少運動而胖了不少,家人說他成了個宅男。我除了跟他分享我自己在用的內功和外功之外,就跟他「炫耀」我的scooter,鼓勵他買一台。

他問我要多少錢,我說三萬台幣,並且他現在有身障者身分,可以再申請一半的補助,所費不多。他很意外這麼便宜,就說是個好主意。

想到今天的炫耀成功,將來可以引誘我這位老友一起出來並騎逛台北,很開心。也跟今天的聽眾朋友分享這個背景故事。

這種Scooter只要晚上充飽電,第二天可以用七八個小時,很方便。家裡如果有人行動不便,又不想坐輪椅被人推,使用這種Scooter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前頭還有個簍子,可以上市場買菜。^.^ )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2017 年 2 月 18 日,21:02

P 隨筆

《尋找那本神奇的書》的開頭,我寫「獻給侯長蘭老師」。上個周末在台北書展講的那一場,很高興侯老師出席,最後在講完的時候也把侯老師介紹給大家認識。

我自己最早遇上的神奇的書,正是侯老師促成的。

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侯老師是我的級任導師。她看別的小朋友在下課的時候都去操場玩,而我沒法去,所以就給了我一個特別的作業,要我每天寫一篇日記給她。

我混過幾次「今日無事」被打回票之後,真為了每天寫一篇日記,一寫寫整年的作業大傷腦筋。也因為如此,我設法在父親的書桌上找到一本書,裡頭正好什麼春花秋月、悲歡離合的文章都有,我就跟著每天臨摹一篇起來。

對我來說,那不是一本讀完之後立刻發現自己人生從此不同的神奇之書。我要到將近三十年之後當上那家出版社(商務印書館)總經理而回顧的時候,才覺察到那本書對我的影響。但那著著實實對我而言是一本神奇的書。

感謝侯老師當年逼得我不得不去尋找那本神奇的書。並且說起來,這已經是五十年前的往事了,直到今天侯老師能一直保養得這麼好,反而是我這個當學生的顯得有些老態。真是慚愧。

也感謝那天願意來聽我談這本書的聽眾。我寫這本書主要以中學階段的少年為對象,很高興大家對這個題目感興趣。

明天2月19日(星期天)下午3點,我在誠品臺大店談《尋找那本神奇的書》。也歡迎出席。

================================================
尋找那本神奇的書

講者:郝明義Rex How(作者、大塊文化董事長)
時間:2017/2/19 Sun. 15:00-16:00
地點:誠品書店台大店3F藝文閣樓(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98號)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鞋子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微笑的人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4 個人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
圖像裡可能有4 個人、大家坐著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微笑的人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坐著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
圖像裡可能有4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
圖像裡可能有1 人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

2017 年 2 月 18 日,14:08

P 隨筆

林榮基這封信寫得誠摰動人。

台北書展期間聽說他來,看新聞上有些事情很嘈雜,就打電話給唐山老闆陳隆昊求證。

第一,邀請的單位到底是獨立書店協會,還是唐山?陳隆昊說協會裡確實有不同聲音,最後是唐山具名。

第二,邀請的時間從二十九天縮短到七天,是誰縮短的?陳隆昊說不是他們縮短,而是政府單位決定的。但到底是哪個單位決定的不知道。

第三,真的有那麼多警力在隨身「護衛」林榮基的安全嗎?陳隆昊說有,不像媒體講的十來名那麼多,五六名總有。

後來我碰見貝嶺問起這件事,貝嶺回說:新聞搞得比較大才好。

我不確定這個新聞是否搞得這麼大才比較好,但我看我們的政府縮短林榮基的行程,派那麼多警力隨身「護衛」他,只能說身為地主的台灣人,覺得很汗顔。

至少,這兩件事顯示台灣政府對維護社會的安全沒有信心,也完全不知道如何呈現我們是個自由民主社會的價值。

上報有一篇報導說:林榮基在一場座談上「忍不住開了維安一個小玩笑:『台灣警方保護非常好,好到我沒有自由。』說得場邊的維安都笑開了」。

同一篇報導裡,也提到林榮基講他抵達台灣時「步出機艙門那一刻,艙門口站著一個面無表情的人在等著他,「他不說話,臉很嚴肅,沒有笑容。我一看見他,就想起我那時在寧波看見『那邊』警察和國安的感覺。」

如果迎接的人是帶著微笑跟林榮基說一聲「歡迎你來台灣,林先生」呢?
如果我們的警方可以向他解釋,為免干擾到他的日常行動所以不會派什麼隨身護衛,但是一定會全程保障他的安全呢?
如果我們政府不是把他原定29天行程縮短成7天,而是問他是否需要再多幾天才好更了解台灣呢?

希望下次林榮基來台灣可以有不同的體驗。

相關報導:

【上報專訪】「被失蹤」後首訪台 林榮基:是大陸派人來把這裡搞得不安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2120

見微知著,僅僅這麼一件小事,我見到台灣人顧己及人的表現,並不是懸浮空中的虛假。
THEINITIUM.COM

2017 年 2 月 15 日,21:12

P 隨筆

今早醒來,收到一則簡訊,是 李金蓮 昨天夜裡發來的。她在提醒我今天中午 Openbook閱讀誌要開站。文字不多,但是「雀躍激動」之情可以充分體會。

今天一直忙到現在才有機會去他們網站看一下。開站很有氣派。@周月英,甘巴迭!

「綠島」之於台灣人有兩重意義:一個是台灣,一個是政治犯集中營。美籍作家楊小娜的新小說一次寫足這兩種意義,主角是一名活過整個白色恐怖陰影的台灣女子。 1970年代末,…
OPENBOOK.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