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o hero

2017 年 12 月 7 日,21:26

P 隨筆

【夢想有保存期限】

1.
十七歲左右的時候,你有沒有抉擇過自己的人生方向?
我做過。

除了高中畢業要從韓國要來台灣讀大學這件事情是更早就決定的之外,進入高三那年我面臨了一個意外的抉擇。

在那之前我都一直準備報考理組,以物理系為第一志願,但是有一天校長找我,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和他單獨談話。
他跟我說:因為我拄拐杖行動不便,所以即使考上,到了台灣也可能面臨學校不收,要再回韓國的可能。

校長給我看當時的招生簡章上,確實有對殘障者設了限制的字樣。他的建議是要我轉文組。
我去跟其他一些到台灣讀過大學的老師打聽,他們也不清楚詳細情況。
有一位老師就鼓勵我勇敢一試,將來到了台灣再跟學校理論。

我考慮了一陣之後,選擇了以確保能來台灣讀書為最優先,就同意轉到文組,一年後來台灣讀了商學系。
說起來有點反高潮的抉擇,但那確實是改變了我一生的抉擇。

2.
初見,何達睿不是個話多的人。
尤其在他父母的陪同下,我本來沒有預期從這位少年口中聽到太多吐露。
但是情況和我想的不同。

我問他為什麼會有想寫一本書的念頭,達睿沒什麼猶豫地開始講他的故事,然後很快就把在座的人都捲入他那澎湃迴旋的情緒。

一個就讀明星高中的學生,只因為他參加國際資訊奧林匹亞競賽培訓落選,刺激了他設定了一個新的人生旅程。他決定要休學一年來東山再起,拿下這個國際競賽的金牌,再去申請攻讀 MIT麻省理工學院。

他跟我講這個過程的時候,已經實現了所有他原先設定的目標。但是他說著說著自己當時跟別人,包括自己父母講出這個夢想的時候所遭遇到的反對與冰冷的眼神,仍然激動地哭了起來。

而後來,達睿在書中用文字描述了他孤獨的心情:

『我國二的時候,初學程式兩個半月,就拿下全國第三名。那時,我發現了自己的天分所在,就好像騎士拔出了石中劍。但是,當我高一下定決心想要拚資奧金牌時,排山倒海而來的竟不是加油聲,而是冰冷得近乎鄙視的眼神。騎士想要為理想和夢想而戰,身邊的人卻不支持。』

達睿的抉擇,是很有高潮的抉擇。

3.
《我的未來,自己寫》是何達睿寫他這個過程的書。

一如他做出那個別人看來瘋狂的攻取資奧金牌的抉擇,是他規劃自己去申請MIT 的路程的一部份,寫這本書也是他早已準備好要做的事情。

為什麼?

最重要的,是他要實踐對自己的定義。他在書裡是這麼寫這個定義的:

『三年前,我還是個普通的高一學生,正從一個國中小屁孩一點一滴地過渡成所謂的「乖巧好學生」。學期成績單上,班任導師給的評語:「個性耿直」,寫的其實是我常把老師當同學,口無遮攔、有話直說,和老師的對話十分活潑,卻又常無意間踩到「頂撞師長」的那條紅線。「學業優良、認真負責能力佳」,其實是一位還沒看見人生志向的小高一,卻又某種程度上相信這個升學主義的體制,能指引出通往某處的道路;其實是我敷衍也好、熬夜也罷,為了一張總是班排前十但不曾前三的成績單,總是想辦法在最後一刻趕上死線(deadline),最後一個週末開始讀段考。以上特質都十分常見,因此無法準確地詮釋我這個人;最能定義我自己的,其實是一顆熱愛資訊和好故事的心。』

何達睿熱愛好故事,是因為他喜歡看日本動漫畫:

『不管是血脈賁張的戰鬥場景,還是酸酸甜甜的校園戀愛,或是光怪陸離的異世界生活,我都能看得很開心。不過,雖然動漫作品的種類這麼多,我打從心底欣賞好故事的原因,不外乎一個問題:「為什麼主角總是能夠那麼勇敢地堅持自己的信仰,那麼勇敢地實行自己認為對的事物?」』

也因此,他相信《鋼之鍊金術師OP4 – Period》中所說:『不在乎來自現實的異樣眼光/也要向前對抗的勇氣/並以悲憤的力量改變/即將來到身邊的命運』,設定了一個五百天的計畫,打一場場的硬仗,逐漸累積勝場數,也逐漸扭轉周遭人們的態度,從反對轉為祝福,再轉為支持、進而看好。

『騎士超群的實力,終於使身邊的人都信服他。於是騎士乘載著眾人的期盼,邁向最終頭目戰…….並在最後一刻使出致命一擊,拿下了勝利。』

然而,何達睿說:他站在國際資奧的頒獎台上,全場都看著他胸前的金牌,卻只有他自己看得見金牌背後,耀眼的五百天追夢之旅。

『我看過夠多的動漫畫,足以衡量這個故事有多精采。而且不管是小頭目戰或大頭目戰,我經歷的都是超級緊張刺激的「最後一刻逆轉勝」——剛好可以拍成兩季。我打從心底知道,我不能讓這個故事隨著我的消逝而消逝。我必須對它負起責任。』

他希望講出這個故事,讓自己成為下一個追夢人的墊腳石。更重要的是:

『這本書出版的那一天,這趟追夢之旅,將畫下階段性完美的句點。而我的人生,將在地球彼端展開新的一頁。未來,我或將遇到挫折,感到灰心喪志。但是,當我回頭望向時間軸的彼方,這個一生僅此一次的旅程,必將再次鼓舞那時的我,讓他和現在的我一樣,感動落淚。』

4.
今年10月,我去波士頓看達睿。他帶我逛了MIT,我們一起吃了頓海鮮。
當時他已經來了一個多月,對MIT 的課程和文化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他談MIT 大一學生不分系,所以他自己也在探索各種新的知識領域。

達睿讀的雖然是 computer science,但是談起他的探索,他的眼睛閃動著光芒。
我就跟他說:「所以你將來也不見得就是要成為一個 computer science的專家。」

達睿說:當然,他在MIT申請書中寫下的最後一句話就是:「I will make the best of my life to create more great stories.」(我將窮盡一生來創造更多好故事。)

5.
《我的未來,自己寫》,是達睿寫的第一本好故事,就是要告訴大家:「夢想,有保存期限」,所以,要實踐就趁早。

書裡面他詳細地解說了自己五百天計畫的進程,以及過關攻略方法。

我覺得那不只是給想拿資奧金牌的人參考,不只是給任何還在面對考試的人的參考,也是給我這種回憶自己十七歲時候的抉擇也正在繼續做自己抉擇的人參考。

一方面因為那是非常好的方法,非常好的故事。
另一方面也因為準備要實踐夢想的時候會看到冷冰的眼神,那是不論什麼年齡都會碰到的事。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樹、天空、草、植物、戶外和大自然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站立、樹、植物、戶外和大自然

2017 年 12 月 6 日,21:00

P 隨筆

【如果他可以】

在一個政府一年就可以殺掉307位新聞工作者,全球媒體自由指數調查180個國家中排名177的地方當自媒體記者,是怎麼個情況?

在一個漫畫家嘲諷政府首長的貪污兩手骨頭就被砸碎,歌手發表作品成為革命之歌,就成為河裡「一具喉部割開、聲帶外露,緩緩飄流的屍體」的地方當自媒體記者,所為何來?

在一個內戰7年,即使各方估算戰爭死亡至少40萬人,政府官方媒體上卻只是指控兇手是恐怖份子的地方當自媒體記者,被期待的是什麼?

今天瀏覽報導者網站,看到這篇越洋採訪敘利亞那位被無國界記者選為2016年度記者的阿布杜拉(Hadi al-Abdullah),很感動。

今天是個各種媒體空前多元又蓬勃的時代,也是「真相」從未如此破碎難解的時代。但是看了阿布杜拉所做的事情,覺得低沉的心情揚升。

阿布杜拉做的事情是:在敘利亞那個化學武器和空襲交織之地,在阿薩德政府軍、革命軍、ISIS、蓋達、伊朗、俄羅斯等內外各種勢力交相壓迫和爭取之下,他仍然堅持走自己的路,不但報導戰爭情況,也報導女權運動、兒童教育、百姓的各種掙扎;不但做報導,也在不同城市的地下室裡為男女老少上課,包括剪片、寫稿、媒體識讀、歷史。

如果阿布杜拉可以在那個地方做這麼多事,我們實在沒有理由不努力。

謝謝劉致昕的這篇報導。也推薦大家一讀。

在敘利亞當記者是在寫歷史,「你可能會死,但留下的報導是讓這個國…
TWREPORTER.ORG

2017 年 12 月 6 日,11:16

P 隨筆

【聯想到愛的機器人】

還沒看到Akibo的書稿之前,我想過那麼幾秒:那該怎麼介紹Akibo做的機器人呢?很快,我知道開頭該怎麼寫了:「今天談到機器人,很容易就聯想到尖端科技、AI 等等。但Akibo讓我想到的不是這些。」

十多年前我做Net and Books的《夢想》主題書,對他做過一次訪談。那時他已經解散了自己原來頗有規模的設計團隊,享受也執行他獨來獨往的工作與生活方式。我也是在那時第一次知道他在做機器人。

Akibo說話,和他的工作一樣,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種「持續」感。感覺起來不快不慢,但是沒有任何間斷地就把他想表達的都表達出來了。也一如他每天只倚靠大眾交通工具,就能準時出現在一個個排滿的會議或工作行程中。那是一種精準,也是一種冷靜。

但是從第一次聽他談機器人,就知道那是他的另一個世界,或者說另一個世界的他。

Akibo在那之前的幾年,把兩個兒子送去加拿大居住。他說,孩子出國前,他就因為工作忙碌,平日沒什麼時間看到他們;出國後,起初雖然也會偶爾想念他們,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反正就是每兩個月去看他們一次。

後來,因為Akibo的父親中風離世,他受到很大的衝擊,尤其因為最後階段沒能和父親好好溝通。後來,他想到彌補之道,就是和兩個孩子重新建立關係。這樣,Akibo在一次告別孩子,登機返台的路上,開始用餐巾紙畫起三個機器人去潛水的故事。

「我的夢想就是取悅我的兩個兒子。」Akibo說,他希望這些機器人能成為自己和孩子之間的溝通使者。後來,他的夢想成真。他畫的機器人,以及特別設立的網站也成為他們父子之間Never Ending Story 的源頭。

前面說過,Akibo最厲害的是他的「持續」。

Akibo的三個機器人並沒有停留在餐巾紙上,也沒有停留網站上,而持續一路當真製造成實體的機器人。不止如此。他還一路持續製造出更多成為這本書裡主角的一系列機器人。因為製造機器人,Akibo也讓自己的創作真正跨界;又因為這些是他新的創作,所以他的機器人也都成為他的小孩。

這本書講的就是他一路持續發生也發現的這些事情。我就不多說了。

Akibo的機器人,讓我聯想到的是「愛」。很開心的是,等我拿到他的書稿後,看到他自己也是這麼寫的。

他說自己以一個父親的心情看待這些機器人:「我希望他們能代替我,用愛去安慰、溫暖更多人的心,陪伴人們在這不安的時代, 勇敢地往前走。 」

現在我們就一起往前走吧。

(AKIBO ROBERTS, with LOVE 一書共有五個部份:
「陪伴我的孩子」、
「陪伴更多的孩子」、
「忠實的朋友們」、
「只要相信,故事便能繼續說下去」、
「回答未來的命題」。
我從中挑選了一些內容。)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大家坐著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室內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2017 年 12 月 5 日,21:01

P 隨筆

【滿座衣冠似雪】

在忙碌的年末、煩囂的新聞中,看到鄭問的《深遽美麗的亞細亞》25周年紀念典藏版出齊。
不滅的巨作,加上開濶的裝幀設計,讓人沉靜下來。

思念鄭問中,抄錄一首辛棄疾的《賀新郎—別茂嘉十二弟》遙送給他:

綠樹聽鵜鴃
更那堪
鷓鴣聲住 杜鵑聲切
啼到春歸無尋處
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 人間離別
馬上琵琶關塞黑
更長門翠輦辭金闕
看燕燕 送歸妾

將軍百戰聲名裂
向河梁
回頭萬里 故人長絕
易水蕭蕭西風冷
滿座衣冠似雪
正壯士 悲歌未徹
啼鳥還知如許恨
料不啼清淚長啼血
誰共我 醉明月

《深遽美麗的亞細亞》
25周年紀念超值典藏版全套五冊
(附大海報與微噴複製畫1套)

2017 年 12 月 5 日,16:49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

【國會審查法案,不是幫派開堂會】

昨天民進黨在立法院做了什麼事,為什麼值得每個人關切,風傳媒這一篇寫得很透徹,指出了兩個重點:

1.
『國會審查法案,不是幫派開堂會,由得民進黨立委「執法」─准你講話,不准話多;准你提案,一律封殺;總召柯建銘坐鎮,還有「左右護法」隨時候令架人。這麼一來,不唯立法院長蘇嘉全曾經信誓旦旦要「建立委員會中心主義」成為笑柄,連立法院行之經年的《立法院議事規則》,都形同廢文─完全不管用;更誇張的是,立委要求部會就修正條文備詢,民進黨召委林靜儀竟以「時間超過」為由,裁示勞動部長林美珠不必上台備詢。民進黨立委自廢武功不夠,還強奪他人職權。』

2.
『以今日之柯建銘回望昨日的柯建銘,除非柯建銘有失智的早發徵兆,忘記他曾經如何運用議事規則,達到審查法案的目的;此刻的他用實際行動證明民進黨(包括他)對「民主」、對「程序正義」都是選擇性的詮釋,但凡民進黨在野,立委就應該依法行使職權,有多大本事講多久的話;但凡民進黨執政,「議事規則」就只能「參考」用,而且,原則上不參考,唯府院黨意志為意志,法案要快就要立委閉嘴。

『這就是號稱「民主」、「進步」的民進黨,享受全面執政的權力滋味時所做的事,更恐怖的是,這個政黨正以全面執政的優勢,全面輾壓式地推動所謂的「轉型正義」⋯⋯』

立法院四日繼續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場外抗爭不斷,場內同樣「抗議」不斷,比較特殊的是,民進黨絕對多數的國會,新創一招議事規則─…
STORM.MG

2017 年 12 月 5 日,08:16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

【2016年1月的一篇文章】

有記者問我對民進黨停止勞基法修法在委員會的討論,強行全部保留送院會有什麼看法。

我想起快兩年前,2016年大選前夕我寫的這篇文章。

當時民進黨在總統和立委選舉都將勝出的態勢明顯,但我認為民進黨國會不單獨過半比較好,有兩個理由。

一個是現實的。不論從中央到地方,民進黨不是沒輪替過政權,而他們換了位置就換腦袋,主政了就換邊站到了人民對立面的例子不少。並談了林佳龍、賴清德和鄭文燦當時的情況。所以,民進黨在國會不要單獨過半,在一些新的、進步的年輕力量的制衡下,他們才可能更謙虛地聆聽人民的聲音,推動些真正不同於之前的改革。

一個是理論的。「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絕對的權力」就是個魔戒。代價就是「絕對的腐化」。所以,民進黨國會不過半,可以及早預防這支魔戒致命的誘惑力,對自己也有好處。

當時民進黨的回應說法是:只有讓他們國會單獨過半,完全執政,才能實踐他們的政治理念。最後,許多人也真的還是願意相信他們,讓他們單獨國會過半了。

而後來的發展如何,現在大家可以看得比較清楚了。

這次大選,民進黨在立法院也將大幅勝選的態勢明朗。但是,民進黨在國會不要單獨過半,可能對大家都比較好。有兩個理由。一個是現實面的,一個是理論面…
TW.APPLEDAILY.COM

2017 年 12 月 4 日,16:31

P 隨筆

【交換日記普拉斯】

「先別管大佛,你有聽過交換日記普拉斯嗎?(真的沒有)!!」

這是我同事在嚷嚷的。
是的,你還沒有聽過交換日記普拉斯可不太好吧!

張妙如和徐玫怡寫交換日記寫了二十年後,今年我們想到:應該讓大家自己寫!所以有了《交換日記普拉斯》筆記書的構想。

到底有多少個普拉斯法呢?請看連環圖說明吧!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畫畫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畫畫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2017 年 12 月 4 日,10:01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

【勞動政策的主旨】

謝謝台大公衛學院三位教授的這篇文章,以及言簡意賅的結論:

「我們強調,勞動政策的主旨不是為了促進產業發展,而是為了保護勞動者、保護社會。真正以保護勞動者為依歸的勞動政策,才是對抗未來不穩定的經濟情勢與社會健康風險的重要機制。」

也因此,這次勞基法修法不像是由勞動部主導而像是由經濟部主導的荒謬,以及林淑芬委員為什麼會說立法院「聯席經濟委員會審查法案是對衛環委員會和勞工最大的羞辱」,原因也就很清楚了。

工作,關係著我們每一個人以及下一代的健康福祉。工作狀況,不僅影響工作者的身心健康,也影響著家庭生活、兒童青少年教養、社區功能,以及整體…
TW.APPLEDAILY.COM

2017 年 12 月 3 日,14:33

P 隨筆

【這幾天+明天在台中的演講】

這個星期的演講比較多。

星期三去了雲林虎尾科技大學,講後和同學的互動討論很有意思。附圖可以看到當天提問的四位同學。我身旁那一位的問題之一是:現在台灣的媒體為什麼都這麼爛?

今天則去昨天開始的臺灣閲讀節,早上到國立臺灣圖書館講一場「閲讀的七道階梯」 。

禮拜天的早上,而且像今天這種陰雨濕冷的天氣,本來應該大家享受賴床的時間,謝謝大家願意前來出席,並且進行討論。

現在回到家,我開了電暖器在被窩裡享受下午的賴床。

明天,12月4日星期一,我要去台中,有兩場演講。下午兩點先在中興大學,晚上七點半在新手書店講「閱讀是晝夜匯合的力量」。我希望頂多講一半的時間,另一半時間回應現場的問題。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參加。詳細資料請看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741614352713148/?ti=icl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

圖像裡可能有5 個人、大家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