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o hero

2017 年 1 月 10 日,09:56

P 隨筆

推薦今天王浩威這一篇。摘錄他的結論:
「這些年來,台灣醫學界對社會的聲音變小了,更多的時候卻是對自己利益的捍衛。……這次的楊泮池事件,我們看到的卻是台灣醫學界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保持團結:沉默不語。

「台灣施行的是民主制度?民主制度的前提,是每個人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之下,能夠獨立判斷的行事結果。然而,在台灣,就像許多社會心理學學者(例如黃光國教授)所提醒的,我們的社會不是西方式的個人主義社會,而是關係社會,以關係來決定自己的選擇。

「這幾十年來,台灣民主制度的嘗試,產生了一種新的體制:表皮是民主制度,骨子裏卻是關係主義。而且,在民主制度的結合下,每一次所謂的民主行為(拉票投票等等),都成為重新確認舊關係和努力增加新關係的機會。 」

台灣雖自稱是進入民主時代的政體,但在這個島嶼上一切事務的運作…
APPLEDAILY.COM.TW|作者:蘋果日報

2017 年 1 月 9 日,21:50

P 隨筆

這麼多不同立場的人指出《電業法》現在這個修法版本的問題,民進黨政府還是執意要推,有誰能解釋一下他們打的到底是什麼算盤嗎?這樣做到底對誰有好處?

 

2017 年 1 月 8 日,15:30

P 隨筆

學學文創來邀我開一堂課。我說我會講的還是閱讀,他們說好。因此就定名為<網路時代為什麼閱讀?>。

閱讀是一種能力。所以我談的主要是為什麼網路時代我們還要具備閱讀的能力,以及這種能力在網路時代有什麼特別的變化。

1月11日星期三晚上7:30到9:30。地點在學學文創。歡迎大家參加。
收費的報名網址在這裡:http://bit.ly/2i2lr5p

學學的FB 訊息在這裡:http://bit.ly/2jpLgNh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2017 年 1 月 7 日,22:32

P 隨筆

<變動時代裡可以相信的事情>

很多工作,需要為一種理念而奉獻,甚至不惜性命的堅定。譬如要革命的政治人物,戰場上的軍人等等。
但是商人呢?商人對自己的理念,到底應該堅持到哪個地步呢?有段時間,我很好奇。

商人的目的不就是營利嗎?一個追求營利的人,到底有什麼理念好堅持?這種堅持會不會算是食古不化?
後來,沒想到因為看甘地的一本書而找到答案。

一次大戰之前,甘地在南非的那段時間,有天要從約翰尼斯堡搭火車去德班。在火車站,一位來送行的朋友,塞給他一本書,好在二十四小時車程的旅途中閱讀。後來,甘地在他的自傳中,有一章名之為<一本書的神奇魔力>,專門談這本書對他的影響。

甘地從拿起書就放不下。火車在傍晚時分到站,可是他那天夜裡根本無法入睡。

甘地在回憶錄裡說,他不是閱讀很多的人。在他上學的時候,除了教科書之外,他幾乎什麼也不碰。出社會工作後,也很少時間閱讀。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讀到一本書,就會大力消化。而他在火車上讀到的這一本書,則立刻給他帶來了鉅大的衝擊。

「我決心根據這本書的理念,改變我的人生。」甘地說,從而開啟了他日後的人生之路。

這本書名叫《給後來者言》(Unto This Last),十九世紀末的英國人約翰.拉斯金(John Ruskin)的作品。而甘地因為太過重視這本書,後來將此書局部濃縮,以印度文改寫,之後,再由印度文翻譯成英文,是為《萬福之書》(Sarvodaya: A Paraphrase of Unto this Last)。我最先看到的是甘地的濃縮版,後來再看《給後來者言》。

約翰.拉斯金是一百多年前英國一位兼有藝術家、文學家等多重身分的人,但是他寫的《給後來者言》,卻可以說是一本給商人和企業經營者看的書。

甘地說他特別感動的,是拉斯金談論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以及工作的價值,尤其是是體力勞動的價值。而我,則是沒想到羅斯金回答了我這篇文章一開始所提出的那個問題。

拉斯金認為,雖然商業的發展,使大家認為商人的本質就是要為自己打算的(selfish),並且為了追求利潤,無商不奸(cheat)也是可接受的,但他覺得這是必須揚棄的想法。

所以他說:「人們從未聽過誰清清楚楚解釋商人與其他人一樣負有的真正職責。我要為讀者把這一點講清楚。」

拉斯金認為:

軍人的職業是保衛國家。
牧師的職業是教導國家。
醫生的職業是維護國家健康。
律師的職業是實施國家中的公義。
商人的職業是供給國家所需。

而這些人都有各自以身相殉的原則:

軍人寧死也不擅離戰場上的崗位。
醫生寧死也不拋下救治瘟疫病患的職守。
牧師寧死也不宣講謬誤謊言。
律師寧死也不支持不公不義。

那商人寧死也不背棄的原則又是什麼?

拉斯金認為有兩點:
第一,身為商人,他供應的商品與服務的「完善與純淨」(the perfectness and purity);

第二,身為商人,需要和上中下游這麼多環節的人相互交易、工作,他不能只為一己之利著想,而必須透過產品的製造,貨品的交易,而「有益」(beneficial)於所有參與的人。

從這「有益」的角度出發,拉斯金提出一個商人種種該有的作為與堅持。尤其是對一些公正法則的堅持。
為什麼公正法則這麼重要?

拉斯金的說法很幽默:「根據供需法則,生存是魚類、鼠類和狼的特權,而人類的殊榮則是根據公正法則生存。」

所以,商人對這些公正法則的堅持,也要到不惜以身殉道的地步。

至於商人為國而死的「適時」是什麼時候?

拉斯金的回答是:

「這是商人該自問的,也是我們都該問的主要問題。因為,說實話,人若不知道什麼時候應當赴死,也就不會知道該怎麼活。」

在這本書出版的一百多年後,沒有人會否認今天是個變動的時代。世界各地,以及各個行業與領域,都如此。商業世界,更是。

各種商業遊戲的體系被破壞,各種熟悉的環境不再,各種過去幹練的經歷不足恃,各種拿手的工作方法失去作用。
在重重的生存壓力下,商人很容易什麼都可以堅持,就是原則不必堅持。

但是《給後來者言》顯然不是這麼說的。

當然,拉斯金寫這本書的時空背景,畢竟和今天不同。所以書裡談的一些細節,也和今天有差異。但是這本書告訴我們商業與財富中所存在的榮譽、道德與公義的脈絡,為什麼有些原則是應該堅持到以身相殉,又可以如何從其中享受到快樂與幸福,則是在今天聽來仍然清越明亮。

這是變動時代裡可以相信的事情。

http://www.locuspublishing.com/Produkt.aspx?bokId=6111GL014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

2017 年 1 月 6 日,23:01

P 隨筆

星期五的晚上又下著小雨,《在田中央》的新書發表會擠滿了人。
每本書都有等待作者的過程,這一本等了七年。但真是很值得。

除了書的內容本身精彩之外,我說黃聲遠和他的夥伴們做的事情印證了兩點:

一,「唯偏執狂得以生存」。這本來是英特爾前總裁安迪.葛洛夫的名言,用到黃聲遠他們身上,剛好。二十多年,守在宜蘭,幾乎可以說只做公共建設,真夠偏執了。

二,「最在地化的,可能最國際化」。這是我一直相信的事情。田中央的夥伴們做的事情夠在地化了,但也就因為如此,成為國際上許多人邀他們展覽,登上國際舞台的基礎。

這兩點都很激勵人。

圖像裡可能有6 個人、大家坐著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15 個人、大家坐著、人群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8 個人、大家坐著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微笑的人、鞋子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坐著

2017 年 1 月 5 日,20:29

P 隨筆

一月六日,周五,晚上七點半,有《田中央》的新書發表會。

田中央建築事務所由黃聲遠一個人開始,發展成一個群體。這個過程充滿了故事與執著。

2015年田中央到日本「間美術館」舉辦特展。間美術館代表遠藤信行致詞的時候講了邀展的緣起。遠藤信行說,三年前他來宜蘭,看到田中央的特異作風:「在宜蘭蹲點二十餘年、幾乎只做公共建設,從小步道一路設計到大建築」。

他拿自己手機拍的照片向這家美術館的「計畫管理委員會」簡報後,全體委員一致同意趕快辦這個展。而當時的委員有原研哉、內藤廣、岸和郎、Erwin Viray ,安藤忠雄則是特別顧問。

明天晚上,黃聲遠就帶著他的夥伴,要「談宜蘭、談作品、談來來去去為建築癡狂的夥伴,談他們說不完、也不打算說完的故事⋯⋯」

歡迎大家出席,來聽聽他們「特異作風」背後的故事。地點在誠品松菸店三樓Forum.

1 月6日

週五 19:30 · 台北市
634 人有興趣 · 131 人會參加

2017 年 1 月 4 日,21:23

P 隨筆

<為什麼是三十五歲的年齡線〉

有人問我為什麼要以三十五歲年齡線來劃分兩種不同的思維。我在《大航海時刻》已經說明過,這裡再解釋一下。

過去幾十年,在我們社會各個領域的議題上,都有站在當權者對立面的異議者。但是在過去,這些異議者的身分各自不同,彼此往往無暇也無力相互呼應、串聯。

今天,不但各個領域都有新生的異議者,並且他們之間因為一個新的身分之出現,彼此得以相互呼應、串聯。這個新的身分就是年齡線。大致以三十五歲為界的年齡線。

當然,過去每個不同世代的人,都有不同的特色。但是在三十五歲以上的不同世代,主要是戒嚴時代出生或成長的人,彼此是同大於異。而三十五歲以下的人和其他世代的人相比,主要是解嚴之後出生或成長的人,所以和之前的世代相比,可以說是異大於同。

三十五歲年齡線以下的人,和之上的人相比,他們看到的問題、承受的問題不同,他們要求的解方也不同。

他們對於政治、經濟、土地、能源、生態、教育、兩岸這些議題上,都有不同於過去世代沿循的主張和立場。他們也不只在各自的領域裡抗爭,更因為年齡線而相互呼應、串聯成另一種新的力量。這可以說是新的力量形成新的價值觀,也可以說是新的價值觀形成新的力量。

因此我說這是以三十五歲年齡線來劃分的不同思維。這個年齡線以上的人,都在戒嚴時代出生、成長,適應穩定、秩序、尊重權威、自上而下的分配,所以可稱之為「陸地思維」;這個年齡線以下的人,則都是在解嚴之後出生,或是成長,追求變動、自由、個人意志、公平透明的分配,可以稱之為「海洋思維」。兩者之間有明顯的分水嶺。

當然,個別的人總是有不同的情況。

三十五歲年齡線以下的世代裡,一定也有崇尚陸地思維的人;三十五歲年齡線以上的世代裡,一定也有崇尚海洋思維的人。但這不妨礙以這條年齡線的劃分來說明兩者的差異何在。

圖說:2016大選,大量年輕人參與立委選舉,是海洋思維的體現。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2017 年 1 月 3 日,22:25

P 隨筆

<別在海裡丟鉛球>

去年我在《大航海時代》裡,寫了我們需要面對兩個現實。也分析了國民黨沒有看清現實而大敗的原因,以及民進黨雖然得勝,但是也有自己包袱的原因。

第一個現實是:我們遭遇的,是一個種種老舊思維與習慣,所造成的結構性的困境。政治、經濟、生態、社會、教育、兩岸關係,每一個領域都有過去幾十年積累下來,到今天終於窒礙難行的問題。請看圖1.

第二個現實是,要解決這些問題,不能光指望政黨輪替,而要看清這是兩個不同世代的價值觀之爭 。今天台灣以35歲年齡線畫出兩個不同的世代,35歲以上的世代習慣於「陸地思維」,35歲以下的世代則習慣「海洋思維」。請看圖2.

我認為:接下來的政黨,要看誰先適應「海洋思維」。所以我在那篇文章的結尾這麼寫:
「國民黨代表了整個舊世代的價值觀,民進黨其實也薰染了其中大部份。這兩黨在這次選舉裡之所以呈現反差很大的勝負,主要因為國民黨不但代表了老舊的價值觀團塊,還企圖持續主導這個老舊價值觀團塊的存在。換句話說,國民黨更迷信鉛球的重量,到了海裡還一心只想揮舞鉛球。

最後,我的結論是:
「接下來,不只國民黨有沒有機會從海底浮起,要看他們是否要丟掉他們一直綁在身上的鉛球,民進黨也要學習、明白,到了海洋裡,不要再丟鉛球。
「畢竟,海水在持續漲潮中,三十五歲年齡線以下的價值觀會是持續上升的、擴大的。」

時間過去了一年。如果要我來分析最近的民調為什麼顯示許多年輕人選擇不再支持民進黨,我會這麼說:顯然,他們覺得民進黨執政之後的海洋思維還不夠,並且在許多地方都撿起了國民黨原來的鉛球在海洋裡揮舞。

也因此,我認為民進黨政府的問題可能不是出在用了太多「老藍男」,而是政府本身還太執著於「陸地思維」,或者說,用了太多「陸地思維」的人。如果繼續沿用「陸地思維」,那麼即使換成「老綠男」,問題也不見得會改善。
相關閱讀:我在今年TEDx Taipei 的演講。
https://www.facebook.com/rexhow.dna/posts/1392401530794048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2017 年 1 月 2 日,20:45

P 隨筆

<年輕人和高學歷者背離民進黨的現象>

就在2017年的元旦, 林濁水基於近日台灣智庫的一次民調,寫了一篇〈年輕高學歷的都背離民進黨?>。

這次民調顯示兩點:「一,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三個政黨比起來,20到29歲的年齡層民眾的政黨傾向,時代力量居冠24.3%,國民黨次之19.8%、民進黨16.9%掉到最後。二,大學以上教育程度,三個黨認同度同樣是時代力量最高,23.8%,國民黨22.6%,民進黨22%又是最後一名。」

所以林濁水說民進黨嚇了一大跳。其中,年輕人背離民進黨的現象,他尤其覺得嚴重。

「他們過去對政治冷漠,態度被動,投票率低,對選舉結果的影響力小。但是這幾年來他們態度大變。在全球化帶來貧富差距急速拉大後,年輕世代突然因為強烈的危機感,催動出強烈的參與動能,主導了2012到2014年一連串的街頭狂飆,更成為2014和2016兩次選舉藍綠大翻盤的關鍵力量。……

「不料成為民進黨大勝關鍵的年輕人,今天他們對民進黨的認同度竟然落到時代力量尤其是國民黨之後,民進黨真是情何以堪,面臨的危機之大更不言可喻。」

推薦大家讀林濁水這篇文章。明天我用「陸地思維」和「海洋思維」的對比,來解釋一下我看到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

最近趨勢民調公司替台灣智庫會做了個民調,有兩樣數據把民進黨嚇到了。一,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三個政黨比起來,20到29
TW.ON.CC|作者:東網台灣

2017 年 1 月 1 日,20:49

P 隨筆

從2015年寫《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到去年寫《大航海時刻》,我想說的,不只是我們要認清自己置身在海洋中的事實,還有必須以海洋思維而不是陸地思維來面對今天的時代。

海洋思維和陸地思維有許多不同,其中之一,就是對於「安定」的感受和定義。

陸地思維,只要地震不發生,就是安定,所以把沒有變動當成是常態;海洋思維,只要船不翻覆,就是安定,所以把驚濤駭浪當成是常態。

剛進2016年的時候,可能有人還以為許多變動是異常情況,渴望日子可以回到過去自己習以為常的安定。

經過了2016年,看到台灣的諸多變動,以及全世界各個地區各個領域發生的前所未有的變動,大家應該相信我們已經進入所有過去視為當然、權威的規則、典範都被打破的時代。

所以就別再守著陸地思維了。
我們必須把洶湧的波濤視之泰然,就在波濤的顛簸與翻騰中前進。
海洋思維,就是在驚濤駭浪之中尋找不要翻覆的安定。

Happy New Year 2017!

圖說:去年八月去花蓮外海,拍了一張照片。烏雲、風浪,及其後其上的光亮,很有海洋的feel,就拿來當2017年的第一張照片和大家分享。

圖像裡可能有雲、天空、海洋、戶外、大自然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