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觀光團式的健保 你滿意嗎?–醫藥觀察系列六之五

K 健康與醫療

本文同時刊載於 2008.09.29 聯合報

有「台灣人對健保的滿意度名列世界前茅」的說法。這裡的「台灣人」不知道是誰,但一定不是醫護人員。

醫護人員對健保體制最大的不滿,就是專業報酬的不合理。不論醫師、藥師、護理人員、技術師應有的專業待遇,都無法從健保給付制度反映出來。以醫師的門診費為例,由於沒有疾病複雜程度以及初複診的區分,不論哪一科的醫師看哪一種病人,不論他用一個小時還是兩分鐘來看一個病人,健保支付一律是二○七點。

對於醫護人員的這些不滿,享受著看診便利、保費便宜的病人,很可能無動於衷。因為:一、覺得醫生的不划算,就是病人的划算。二、覺得醫生的收入本來就高,所以他們所說的「不合理」是無病呻吟。三、現行的健保體系及醫院制度造成醫病間的種種糾紛和嚴重對立,根本不覺得有必要為醫生著想,甚至覺得活該。四、覺得現在健保體系問題的複雜已經超出自己能理解的範圍,無能為力。

病人到底需不需要關心健保制度下醫護人員的報酬?可以打一個出國觀光的比喻。

出國觀光,有各種方法。有些人以為最划算的,是參加團費愈低愈好,去的觀光點愈多愈好的觀光團。其實,這種觀光團雖然便宜,但是有兩個問題:一、吃住安排都很差,產生糾紛。二、旅行社會另外安排很多shopping,從中賺佣金回扣。

現在台灣的健保體制,就像那種收費很便宜的觀光團。旅行社從團費賺不到利潤只能另玩花樣,醫院在現行健保制度下都會玩到病人的身上。不同的是,旅行社犧牲的是觀光品質,而健保體制和醫院犧牲的則是生命的品質。

「全民健保」的初衷,是為提升健康而設,為照顧弱勢族群而設。而健保實施了這麼多年的實情到底又如何?

由於醫師待遇的不合理,醫生選擇科別,愈來愈往輕鬆的傾斜。二○○六年台大內科住院醫師一年升二年時,百分之四十跑去其他輕鬆的科。排名第一的是皮膚科。婦產科醫師也愈來愈少,二○○六年全國醫院招一百二十名婦產科醫生,第一次只有四個人報名。小兒科醫生,個人開業的雖然還很多,但是在醫院上班的愈來愈少。離都會區愈遠愈慘,有的縣,夜裡找不到一個小兒科醫師。

普遍來說,貧富差異或城鄉之間的健康差距,絲毫不見縮小。「台東居民今日之健康狀態,比台北市市民三十年前還不如。」國家衛生研究院的溫啟邦教授說。

國民的整體健康情況與指標只有惡化,看不到往上的跡象:吃藥過多或吃錯藥的情況不受重視;台灣的洗腎率名列全球第一;提早洗腎,不但影響數萬人之生活品質,因洗腎而得C型肝炎,後果比洗腎嚴重得多;把便宜的健保當成看病吃藥的靠山,繼續吸菸、嚼檳榔、肥胖不運動的人,比比皆是;癌症在一九八二年頭一次成為國人死亡人數排名第一的病因後,不但持續蟬聯第一至今,一九九六年死亡人數超過第二名加第三名總和,二○○二年死亡人數更超過第二加第三加第四名總和。

相較於美國癌症患者,從一九九○年代開始逐年下降,今天已減少一半,我們的健康落後,是十分顯著的。

最後,還有一個課題。任何行業都會良莠不齊,不免有害群之馬,醫生也是。但是現行的健保制度,卻是從機制上造成劣幣驅逐良幣,以及醫療糾紛層出不窮的結果。「台灣病人死於醫療錯誤之人數可觀,至少每年八千人。」溫啟邦說。

你對便宜的觀光團式健保制度,仍然覺得很滿意嗎?

Comments

Previous
讓我們開始來練習對待政見
Next
從柏拉圖來看台灣閱讀文化的進程
  • Where did you quote the statistics from? Would you please share with me?

    If the statistics is from CMS or any research on insured population, then it is likely true. As to uninsured, the results will not be promising.

    相較於美國癌症患者,從一九九○年代開始逐年下降,今天已減少一半,我們的健康落後,是十分顯著的

  • 「任何行業都會良莠不齊,不免有害群之馬,醫生也是。」確實如此,不過,誰能保證沒有現今的健保體制,那些醫院、醫生就不會玩其他花招了呢!因為對任何貪心的人而言,錢永遠不夠。只是因為我們今天的健保有很多弊病,於是醫生醫院都把自己的罪責通通都一股腦怪罪在這體制上,但誰檢討過那些培養這些醫生的學校,到底是怎樣把醫德這玩意棄如敝屣的呢!

  • 台中榮總大腸直腸外科主治醫師陳周斌:哪怕只有一絲希望 醫師都想救病人
    【中國時報 文/李盛雯】2008.10.02
      台灣醫療水平與世界先進國家幾乎同步,為何大腸癌標靶藥物給付卻跟不上國際潮流?台中榮總大腸直腸外科主治醫師陳周斌認為,這不是醫生的問題,也不是健保的問題,而是錢的問題。

      「畢竟標靶藥物非常貴,一個月平均10-16萬,一開放,9,600個病人,假設四分之一轉移就有2,000多人,再加上原本第二和第三期復發的病人,一年可能要處理4,000多個病人,費用太驚人了。」

    同樣的藥 越早用 越有效

      研究顯示,標靶藥物應儘早使用。陳周斌說,如果不用考慮錢的問題,當然這樣最好,這是不少患者寧可自己出錢購買標靶藥物的原因。「同樣的藥,放在越前線使用,有效時間越長;越後線才用,效果越差。」且標靶治療很特殊,使用有效卻忽然拿掉,反而會有「反彈作用」,臨床上的確看到案例,「得到好處後拿不掉,像個無底洞。」

      「如果是我的患者,我會告訴他標準打法,其實3%的病人腫瘤完全消掉,但加上標靶,可拉到10%。換句話說,得到好處是三倍以上。」標靶藥物將病人平均存活從18個月拉到25個月,延長7個月,「表面上是用錢買到多出來的7個月,但其中有的人完全好了,多挽救了7%的病人,一萬人就是700人。」

    標靶藥物 平均延長7個月生命

      「就像在急診室看到一個車禍撞得很嚴重的病人,我知道即使救他,我自己也累,加護病房要住很久,一、兩百萬可能都解決不了,但是有可能他會活啊。」陳周斌強調,只要有那一絲絲希望,以醫生的本質和特性,他是一定要救的。

      救命用的標靶藥物這麼貴,有錢的人不一定適合使用標靶藥物、適合使用標靶藥物的人不一定有錢;用得起的沒得用、可用的人卻又用不起,這是無奈的現實面。但陳周斌相信,醫療裡的確存在許多悲哀,同時也存在許多奇蹟,不能為了錢,無形中打消可能有機會得到好處的,一定有辦法可想,就靠政府和人民的智慧。

    該花的錢不花
    標靶藥物如果改成第一線藥物,健保局每年要多花100億。

    自費一年120~180萬,我快投降了

  • 最後,還有一個課題。任何行業都會良莠不齊,不免有害群之馬,醫生也是。但是現行的健保制度,卻是從機制上造成劣幣驅逐良幣,以及醫療糾紛層出不窮的結果。「台灣病人死於醫療錯誤之人數可觀,至少每年八千人。」溫啟邦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