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J 核電與能源

2017 年 8 月 30 日,12:19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

【又一個賞罰不明的例子】

我本來一直不明白林院長為什麼對台電如此賞罰不明,今天看公孫策的這一篇文章,他賞罰不明的例子又多了一個。難道賞罰不明是他慣常的管理風格?

摘該文結語如下:

『毒雞蛋事件還沒處理完畢,林全卻急著說「政府作得迅速且進步」,這不但是粉飾太平的心態,更無助於事件處理:衛福部將繼續混日子,農委會將以現狀為以足(請參考前述舉重選手例子)。作為一個行政院長,如此「無賞無罰」的作風是不行的。』

毒雞蛋風暴已經席捲西部13縣市(僅新竹市尚未淪陷),波及面包括蛋…
STORM.MG

2017 年 8 月 29 日,16:37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

【目的與方法斷裂的林全院長】

看了林全院長接受自由時報專訪談電力之後,昨天我向自由時報做了些回應,並舉了三個應追究的事情為例來佐證。今天他們刊出了我說的結論,但可惜要追究的事只刊出一件。如果能多有一些例子,大家應該可以把問題看得更清楚。

我跟自由時報說的結論是:林院長的目的和方法之間有很大的斷裂,甚至背道而行。他一再坐視台電犯下的重大錯誤而不全盤檢討台電在經營管理上的禍根,會離蔡政府的「非核家園」越來越遠。

底下是自由時報的報導:
———————————————–

對於行政院長林全接受本報專訪,談及如何化解電力結構性危機等內容,公民團體「開放台電」聯絡人與協調人郝明義昨質疑,林揆的目的和方法之間有很大的斷裂,甚至背道而行。林揆的目的是要實踐「非核家園」,並減輕過程中的麻煩與痛苦,但他的方法卻是坐視麻煩與痛苦一再重複發生,結果可能危及「非核家園」的實現。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回應表示,已經聽到郝先生的發言內容,發言是民眾的權利,這部分予以尊重。

郝明義表示,現在台電所呈現的電力問題有很多,但根源只有一個:「台電的營運管理有很大的問題」。要改善營運管理的可能有很多,但是根本只有一個「賞罰分明」;賞罰不明,是所有管理的大忌,也是任憑問題存在並蔓延的禍源。

郝明義舉例,林揆在專訪中雖然承認台電幾個重大的機組更新啟用都延後的問題,但是卻避重就輕。例如今年花了六十六億元買來要應急用的大潭電廠七號機組,竟然再次拖延啟用,這件事最該立即追究卻隻字不提,請問接下來如何警惕台電不要再明知故犯?

郝明義強調,林揆如果不從根本追究台電這些營運管理上的禍根,那就是捨本逐末。而要追究這些營運管理上的禍根,首要之務就是賞罰分明,務必讓該負責任的人受到應有的懲處。否則,一年後我們還是會在原地打轉不說,離「非核家園」也只會更遠。

2017 年 8 月 23 日,07:27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Q 前瞻條例

【從台電到前瞻所顯示的問題—以及立法院該做的事】下篇

從台電的例子,可以看到蔡政府空有完全執政的權力在手,卻不知如何行使大刀濶斧的改革,因此坐視許多問題與混亂繼續。

前瞻則是另一個極端:蔡政府抗拒不了權力的誘惑,玩一場自以為聰明的權力遊戲,並且因權力而生傲慢,聽不進任何建議,結果給原來就已經崩壞的政府運作又加上沉重的兩擊。

第一擊,是給了全國所有行政部門很壞的示範。
示範之一,是破壞規矩。
示範之二,是草率與浪費。
示範之三,是破壞政府自己的機制,以及漠視民意。

第二擊,是破壞立法院的功能。
在蔡總統要求限期達標之下,前瞻條例和前瞻計畫都未經行政院長及相關部會首長充分說明並進行詢答就出了委員會;立法院身為民意代表,對政府如此重大施政計畫不但沒檢視藍圖,也沒檢查施工計畫和預算,執政黨立委沒有任何人出聲表示不安。

更離譜的是:前瞻條例漏了落日條款,如此重大的立法瑕疵,柯建銘總召不但不思如何趕快補救,還口不擇言地要堅持一路錯到底。
蔡總統說是要重視法治社會,召開司法國是會議。但如果連立法出現如此重大瑕疵都不求彌補,由民進黨的立法院黨鞭帶頭狡言強辯,這有什麼重視法治社會的誠意?

國民黨也有國民黨的問題。
前瞻條例在立法院審查的時候,誓言把關的國民黨立委最後關頭突然棄守,同意了民進黨朝三暮四的條件,引起支持者大嘩。國民黨立委眼看無法交待,到審查前瞻計畫的時候,忽焉拒審,忽焉爭搶召委,但是負責搶召委的羅明才立委當天卻又神隱不見踪影,令人不解。

現在立法院審查前瞻條例的那一期公報已經公開,看看那期公報,會發現那次黨團協商結論中有33項附帶決議,其中有8項是國民黨立委提案爭取把軌道建設延伸到自己希望的區域,大部份是羅明才和林德福兩位立委領銜。

因此繼前瞻條例上國民黨被說是打假球之後,後來在前瞻計畫審查階段國民黨立委的灑麵粉、丟水球仍然有假阻攔真護航之譏,不是空穴來風。

今天,在立法院即將對前瞻計畫進行二讀審查的時刻,不論民進黨還是國民黨的立法委員,都該在最後關頭提醒自己身為立法委員的職責,進行應有的監督。

這不只是對計畫本身應有的作為,也可以借此提醒行政部門調整傲慢的心態,注意他們應該把持的施政準則,在混亂的時刻再多維持一些治理國家的立場和基礎。

郝明義/「全面檢視『前瞻計畫』」連署發起人之一相對於台電的例子,前瞻是另一個極端:蔡政府抗拒不了權力的誘惑,玩了一場自以為聰明的權力遊…
APPLEDAILY.COM.TW|作者:蘋果日報

2017 年 8 月 22 日,07:25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Q 前瞻條例

【從台電到前瞻所顯示的問題—以及立法院該做的事】上篇

兩年前我寫一本書,開頭是:「會計法送進立法院發現漏字、總統府讓一個精神失常的女人走上五樓、塑化劑與食用油延燒的風暴、桃園機場讓活貓夾帶出境、貴婦團阿帕契事件、跨部會拚經濟卻越拚越糟……這許多新聞共同告訴我們的是什麼?」

時間過去了兩年,現在可以替換一些例子再問一遍:「前瞻條例送進立法院漏了落日條款、總統府被人闖進砍了憲兵、桃園機場讓韓國小偷說溜就溜、小兵按錯雄風飛彈鈕、中油按錯鈕讓台灣大停電……這許多新聞共同告訴我們的是什麼?」

不論兩年前或現在,我的回答都是:「政府的運作已經癱瘓,行政已經崩壞。對現在的台灣,這是個難以寄望救世主改善的難題。」

政府運作癱瘓的問題,有多重長期累積的病灶,相互糾結,一路蔓延。在馬英九總統任內已經看到一個高峰,到蔡英文總統上任後一年,證明這些行政崩壞的問題不但難以改善,還在繼續惡化。

台電與前瞻兩個例子,可以從兩個不同的方向說明何以致此。

先講台電的例子。這是蔡政府面對積弊重重的老舊官僚體制,手中空有完全執政的權力,卻不知道如何行使改革。

郝明義/「開放台電」聯絡及協調人兩年前我寫一本書,開頭是:「會計法送進立法院發現漏字、總統府讓一個精神失常的女人走上五樓、塑化劑與食用…
APPLEDAILY.COM.TW|作者:蘋果日報

2017 年 8 月 18 日,07:54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

【蔡總統還剩的一個機會】

今天發表在蘋果日報的文章。

我以8月8日林全院長跟媒體說的一段話當引子。當天,林院長說,「台電花太多心思在核電延役以及核四運轉」,但他要告訴台電「趕快死了這條心,把電力補充起來」。

我說,林院長的認知可能不完整。因為一來在核電這件事情上要死心,關鍵不在台電;二來台電要把電力補充起來,也不只是死了核電這條心就有辦法。

台電最核心的問題,出在營運管理上。

而台電營運管理的問題,又出在缺電十匹狼的作祟。

所以去年我們在「開放台電」的結案報告裡就說:「如果我們任由這十頭狼繼續存在,那可以說,我們不但可能缺電,並且台電根本就會成為一個製造缺電的機制。上述講的每一頭狼,都會不斷地發嚎叫之聲。我們不但可能缺電,還可能面臨更惡劣的災難。」

815停電,應驗了這句話,並只是這些更惡劣災難的起端。

缺電十匹狼雖然難纏,民進黨政府只要拿出追查國民黨黨產1%的決心和行動,不可能打不開過去幾十年台電經營管理的黑箱,解決這十匹狼。

民進黨政府已經浪費了一年時間。而這兩天我看到政府要針對815設立專案小組,但方向和做法則大有疑問。
現在蔡總統還剩一個機會。
一個。

郝明義/「開放台電」聯絡及協調人8月8日,林全院長跟媒體說,「台電花太多心思在核電延役以及核四運轉」,但他要告訴台電「趕快死了這條心,把…
APPLEDAILY.COM.TW|作者:蘋果日報

2017 年 8 月 16 日,14:58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

【不妨先看一下去年12月5日的這篇文章】

這一陣子限電危機頻傳之際,媒體來問我意見,我都盡量避免。一來是因為去年「開放台電」告一段落後,我又發表過兩篇文章,並且也和蔡總統與林院長都再見過,也又寫過信,我能有的建議和提醒都告訴他們了;二來是因為現在已經進入實際的「肉博戰」階段,不如祝政府也祝我們自己都運氣夠好,先渡過今年再說。

昨天停電後,到目前為止,我看政府還是沒有抓到解決問題的重點,同時,不但許多擁核的人早就跟著推出預備好的戲碼,連一些企業大老和政治人物也腦袋不清跟著起閧,因此會在今天忙完發稿之後再寫一篇我對這一陣子狀況的觀察,以及對未來的建議。

在那之前,有興趣的人不妨先看一下去年12月5日我發表於《自由時報》的〈小心「非核家園」實現不了〉一文 http://bit.ly/2vCFfRU

順便請教一件事。在那篇文章的結尾處,我提到:

「明年夏天的用電高峰,不到六個月就要來了。台電為了做用電需求管理而推出的住商型簡易時間電價,推一個月才達到萬分之五的目標,連媒體都在批評台電推廣不力,卻不見政府官員要求台電如何改進,」不知哪位媒體朋友知道台電在這件事情上現在的進度如何?

郝明義/ 「開放台電」聯絡及協調人 民進黨政府雖然一再保證實現「非核家園」,但是看這一陣子的發展,我擔心實現不了,可能反而在變大。 如果「非核家園」是一場戰役,那現在政府的戰略
TALK.LTN.COM.TW

2017 年 7 月 17 日,10:38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

【可以防患於未然而不做的歷史責任】

上個月核二廠一號機重啟併聯發電後,就說核二廠二號機也要重啟。

今天新聞報導:「原能會近期才要針對造成跳機的發電機避雷器故障開說明會,為該機組重啟『暖身』,沒想到該機組日前測試緊急柴油發電機出現高溫警報,停測查修後預計今重新測試。」http://bit.ly/2tZshLD

核二廠二號機去年就有避雷器爆炸原因不明的重大爭議,現在停機超過420天之後還想重啟;重啟前出現高溫警報停測,不知收斂,還要繼續重新測試,這真是膽大妄為了。

我說前瞻計畫的軌道建設做不好,嚴重性比一例一休的錯誤還嚴重百倍,那麼如果讓現在這些核電廠一再出問題的機組還要繼續強行運作,出了問題的嚴重性又比前瞻計畫做不好的問題要嚴重千倍。

因為一例一休是修法的問題,修了法問題可以調整回來,但軌道建設做下去發現有問題卻很難收回來,核電廠真出了問題更是無從彌補的刧難。

我在去年開放台電結案之後,雖然繼續寫過幾篇文章提醒政府要注意的事,但還有很多話沒講。

上個星期,在〈關鍵時刻,請您共同站出來發聲〉一文裡,我提到了一些還沒講的原因:

「去年我參與『開放台電』研究工作結束之後,曾經數次對林院長與蔡總統提出如何改善我們所發現的「缺電十匹狼」的建議,並曾面談。當時他們都提出實行上難以劍及履及的難處。基於對新政府剛上台的體諒與期待,我雖然都指出其中的問題,但都願意再觀察一段時間,對外也從未提及有這些談話,遑論內容。」http://bit.ly/2v5EqOL

現在政府要一再走行險徼幸,我先祈禱這些核電廠不要出事,給台灣造成巨大的災難。

也提醒蔡總統和林院長,請懸崖勒馬。否則,如果真出事,你們兩位主政者,處在決定性的時刻,在完全執政之下可以防患於未然而不做,將有不可逃避的歷史責任。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我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四個階段

A 工作E 人生回顧F 文化相關G 政府與政治I 反黑箱服貿J 核電與能源

(摘自2016年出版《大航海時刻》中第三部的<從1989到 2016>一文)

到2013年,我暫停在中國大陸的活動。因為那年六月發生了反黑箱服貿的事件。而我是開第一槍的人。

我參與這件事情的過程,都寫在《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之中,這裡不再贅言。

但這裡補充一下我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背景。分四個階段來談。

第一個階段,大約在2000年之前,包括我主持時報出版及臺灣商務印書館任內,參與得很少。即使有,也是和出版業相關。1989年籌組法蘭克福書展台灣館是其一。1996年承辦台北國際書展,形成新的書展模式,是其二。

在這個階段,我相信一個企業負責人對社會能盡最好的責任,就是把公司經營好,照顧好股東與同仁的權益和福利,也無暇他顧。

第二個階段,在2000年至2008年。這個階段,我明顯地參與了許多公共事務,主要仍然是出版產業內的,但是和前一階段不同的是,更主動參與而非被動承接。

這和出版產業本身的變化有關。進入2000年之後,我們產業出現許多新的變化。大量簡體字書進口需要規範、出版業上下游由「把餅做大」的合作而出現「搶大餅」的衝突、台北國際書展進入瓶頸等等議題,同業間不能不共同討論、合作,找出解答。由於我始終相信出版業的本質是共存共榮,因此投入許多心力,參與很多。畢竟,解決了大家的問題,也是解決我自己的問題。

這裡我不能不提一下2003年的香港七一大遊行。那場針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五十萬人遊行,隔海給我很大的震撼。

香港不像台灣,沒有那麼多主導力很強的政黨可以動員支持者,而香港又是一般人對政治如此冷漠的社會。在這種情況下,六百萬人口的香港,光憑一些民間團體聯合主辦,就能有十分之一的五十萬人走上街頭,成果驚人。那場公民行動又進行得乾淨俐落。五十萬人不但全程高度自制,散場不見垃圾,讓我對公民行動開展了許多想像和信心。

那年年底,我之跳出來開始寫公開信給政府官員,並聯絡同業成立「台北書展基金會」,受香港七一遊行影響很大。

也因為如此,後來我又在2007年因為醫病關係而發起過「u care i care 讓好病人遇上好醫生」行動,2008年總統大選前發起過「我的希望地圖」網路行動。

第三個階段,從2009年到2013年。我接受了馬英九總統的邀請,擔任國策顧問。

如我曾經寫過,我之所以會答應接受邀請,一方面和我的宗教信仰在那個時刻給我的啟發有關,另一方面也因為我覺得自己可以在文化事務和兩岸觀察上有些貢獻。

接受邀請的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這一步跨得很大,已經涉入政治。

但是因為畢竟有「國策顧問」這個職稱,所以不論在字面或實質的意義上,我都開始練習把觀察、思考許多事務的角度,拉高到「國策」的層次。

也因為如此,到了2013年6月,當我面對兩岸服貿協議,看到政府在黑箱作業的狀態下,簽下那麼多不合理又不對等的條件,給國家安全、產業、社會都造成巨大的衝擊時,我不能不發聲。

有一次在屏東演講的時候,有一位聽眾問我為什麼要跳出來。

我當然知道,在那個時刻如果我不作聲,我很有機會成為一些事情的受益者。但我之無法保持沉默,除了我對「國策顧問」那個頭銜所感到的榮譽和責任之外,也有一個航海者如何回顧自己母港的心理。

我自己雖然已經決心出航,但是如果揚帆千里,自己的母港卻面目全非,卻不是我的心理能承擔得起的。

因此其後兩年多時間裡,我有意識,也有目的地持續使用「前國策顧問」的身分發言,一方面希望這個頭銜能讓我許多發言有個相襯的立場,另一方面也繼續督促自己去追求一個問題的謎底。

我們的國家到底怎麼了?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該如何解答?

請總統參選人面對核廢料

J 核電與能源

今天核電對台灣最緊迫的危險,是現有核廢料就無處可去,而處理方法又充滿爭議。台電一直想推的乾貯方式,是個例子。

今年十月我去瑞士拜訪了一家專門處理核廢料的公司 Zwilag。他們的乾式貯存方式讓我大開眼界,也讓我對台電的作法深感駭然。

台電核一或核二的乾式貯存桶都在露天的山坡下,但 Zwilag 的桶子都集中放在一棟地面的掩蔽體裡。

他們這麼做的理由是:第一防地震;第二防飛機或飛彈轟炸。台電的乾式貯存桶都在山坡下,質疑受地震或土石流影響的人很多;台灣遭受戰爭的危險,也不知道比瑞士大了多少。但人家能設想到的顧慮,我們卻統統沒有,令人不解。

1

3

第二,Zwilag 這些桶子放在室內的另一個理由,是裡面的燃料棒仍然需要散溫,所以周遭溫度需要控制在攝氏23度左右,最高不超過35度。又為了避免停電的影響,所以建築物完全不用空調設備,只使用空氣的對流及氣囪效果。相形之下,台電的乾式貯存桶放在戶外,核能專家賀立維早就質疑過,北台灣夏天,光水泥地面溫度就可能在攝氏50度,而水泥桶表面達80度,更不說貯存桶裡面的溫度。這是否在開玩笑?

2

4

第三,Zwilag的(使用過但未處理過燃料棒的)乾式貯存桶設計,有兩層特殊金屬材質護罩(各厚15及25公分),再加一層外有防爆(Anti Crash)並有特殊塗料的鋼筋混凝土(厚20公分),其中並有二十四小時監測輻射外漏的裝置,需要的時候可以打開,桶子重量總共118噸。(註1)台電的乾式貯存桶,最裡層的不銹鋼桶大約17 噸,先用焊接方式封閉頂蓋,然後移送到戶外再套上混凝土及水泥兩層外箱,最後每個重約210噸。反核人士就質疑:乾式貯存桶本來就是暫存,需要再處理,可是像台電這樣把桶子重重封住,將來要處理,或者萬一有問題要打開的時候要怎麼辦?Zwilag的設計,可以對比出台電的設計有多不合理。

 

5-1

6

 

Zwilag的乾式貯存廠,為了緊急疏散,廠房外都隨時停放著特別設計的運送車。不論是桶子或車,都經過特別的運送承載測試。相對地,台電在這方面做了什麼準備呢?以核一廠來說,台電在廠區內,把17噸的不銹鋼桶從冷池移送到戶外乾貯地點,是使用「多軸油壓板車」。這種車的行駛速度是每小時 400多公尺,那段1.6公里的路要開4個多小時。那請問加了混凝土和水泥護套之後,總重210噸的乾式貯存桶,如果要運送到廠外,又要使用什麼車輛,以什麼速度行駛在什麼樣的馬路上?許多反核人士抨擊台電的乾式貯存根本不是暫時貯存,而是企圖就地永久貯存,從這裡可以看出佐證。

7

8

最後,儘管他們乾式貯存桶有重重防漏保護,但是為防萬一,廠房的地板都上了一層特別的塗料,避免任何外洩物滲出,進入地下造成污染,也方便清理。相形之下,我們的乾式貯存桶就在戶外的水泥地上,完全慮不及此。

寫這篇文章,有兩個呼籲:一,台電和其督導單位原能會,請立即停止現在這種草率又危險的乾式貯存;二,總統候選人,請面對核廢料,提出你們的處理政策,以及準備如何改善原能會對台電應有的督導。

本文同時發表於2015年12月2日蘋果日報
http://bit.ly/1T5wNSL

註1: 本文發表時,這一段寫Zwilag的桶子三層都是特殊金屬材質。後來向Zwilag查證,得知最外層為有防爆(Anti Crash)並有特殊塗料的鋼筋混凝土。但Zwilag不肯透露詳細材質。因此訂正。9/26/2016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