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 工作

我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四個階段

A 工作E 人生回顧F 文化相關G 政府與政治I 反黑箱服貿J 核電與能源

(摘自2016年出版《大航海時刻》中第三部的<從1989到 2016>一文)

到2013年,我暫停在中國大陸的活動。因為那年六月發生了反黑箱服貿的事件。而我是開第一槍的人。

我參與這件事情的過程,都寫在《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之中,這裡不再贅言。

但這裡補充一下我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背景。分四個階段來談。

第一個階段,大約在2000年之前,包括我主持時報出版及臺灣商務印書館任內,參與得很少。即使有,也是和出版業相關。1989年籌組法蘭克福書展台灣館是其一。1996年承辦台北國際書展,形成新的書展模式,是其二。

在這個階段,我相信一個企業負責人對社會能盡最好的責任,就是把公司經營好,照顧好股東與同仁的權益和福利,也無暇他顧。

第二個階段,在2000年至2008年。這個階段,我明顯地參與了許多公共事務,主要仍然是出版產業內的,但是和前一階段不同的是,更主動參與而非被動承接。

這和出版產業本身的變化有關。進入2000年之後,我們產業出現許多新的變化。大量簡體字書進口需要規範、出版業上下游由「把餅做大」的合作而出現「搶大餅」的衝突、台北國際書展進入瓶頸等等議題,同業間不能不共同討論、合作,找出解答。由於我始終相信出版業的本質是共存共榮,因此投入許多心力,參與很多。畢竟,解決了大家的問題,也是解決我自己的問題。

這裡我不能不提一下2003年的香港七一大遊行。那場針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五十萬人遊行,隔海給我很大的震撼。

香港不像台灣,沒有那麼多主導力很強的政黨可以動員支持者,而香港又是一般人對政治如此冷漠的社會。在這種情況下,六百萬人口的香港,光憑一些民間團體聯合主辦,就能有十分之一的五十萬人走上街頭,成果驚人。那場公民行動又進行得乾淨俐落。五十萬人不但全程高度自制,散場不見垃圾,讓我對公民行動開展了許多想像和信心。

那年年底,我之跳出來開始寫公開信給政府官員,並聯絡同業成立「台北書展基金會」,受香港七一遊行影響很大。

也因為如此,後來我又在2007年因為醫病關係而發起過「u care i care 讓好病人遇上好醫生」行動,2008年總統大選前發起過「我的希望地圖」網路行動。

第三個階段,從2009年到2013年。我接受了馬英九總統的邀請,擔任國策顧問。

如我曾經寫過,我之所以會答應接受邀請,一方面和我的宗教信仰在那個時刻給我的啟發有關,另一方面也因為我覺得自己可以在文化事務和兩岸觀察上有些貢獻。

接受邀請的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這一步跨得很大,已經涉入政治。

但是因為畢竟有「國策顧問」這個職稱,所以不論在字面或實質的意義上,我都開始練習把觀察、思考許多事務的角度,拉高到「國策」的層次。

也因為如此,到了2013年6月,當我面對兩岸服貿協議,看到政府在黑箱作業的狀態下,簽下那麼多不合理又不對等的條件,給國家安全、產業、社會都造成巨大的衝擊時,我不能不發聲。

有一次在屏東演講的時候,有一位聽眾問我為什麼要跳出來。

我當然知道,在那個時刻如果我不作聲,我很有機會成為一些事情的受益者。但我之無法保持沉默,除了我對「國策顧問」那個頭銜所感到的榮譽和責任之外,也有一個航海者如何回顧自己母港的心理。

我自己雖然已經決心出航,但是如果揚帆千里,自己的母港卻面目全非,卻不是我的心理能承擔得起的。

因此其後兩年多時間裡,我有意識,也有目的地持續使用「前國策顧問」的身分發言,一方面希望這個頭銜能讓我許多發言有個相襯的立場,另一方面也繼續督促自己去追求一個問題的謎底。

我們的國家到底怎麼了?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該如何解答?

輪椅下不去,就Run Over Me!

A 工作E 人生回顧L 人物P 隨筆

上月Peter Mayer 帶我去牛津,看他年輕時候的寢室,但要經過一道石階。輪椅下不去,更上不來,我想婉謝。但他堅持要幫我,說扶不動的話,就Run Over Me! (從我身上壓過去好了!)盛情難卻,我決心先下去,等一會兒乾脆脫了支架,爬也要爬上來。幸好柳暗花明,底下另有通路,我來到葬有路易.卡羅的花園。:)

with-peter-mayer

一個月去一次紐約

A 工作E 人生回顧P 隨筆

一個月時間裡要去一次紐約,兩次歐洲,剛開始知道這種行程的時候,真覺得吃不消。但後來想通一個觀念之後,就突然可以接受,也不覺得累了。那就是:兩岸開放之後,去北京應該當作去桃園;著眼國際市場,應該把去紐約當去北京,去倫敦當去上海。一個月去一次桃園,去一次北京和上海嘛,還可以接受。:)

Steve Jobs去世那一天

A 工作L 人物P 隨筆

昨晚決定加買一台macbook pro,給同事寫了封信。今早接到他們已經下單購買的回信,接著,就聽說了Steve Jobs去世的消息。我在想,既然這麼凑巧,那應該用這台新買的macbook,做點什麼和他有關的事情。

mac

處於一種很適合工作的狀態

A 工作

折騰了一個星期之後,處於一種很適合工作的狀態:
情緒不很高昂,但也不低落;
速度並不快,但也不慢;
四周入目入耳的事情不是很多,但也不少;
說話聲音不很大,但可以清楚。
經歴波折之後的平靜,是一種難以言說的享受。:)

為什麼是美國

A 工作B 閱讀

昨天接受一個訪問,被問到如果談閱讀和國力之間的關係,我會說是哪一國。 

我脫口而出:「還是美國。」

對方問為什麼。

是啊,歐洲許多城市,都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閱讀空間。尤其是住宅區裡那種寧靜的氣氛,讓你心頭能浮起的念頭,除了閱讀別無其他;讓你想做的事情,除了閱讀別無其他。

為什麼卻回答了一個美國?

是想到閱讀和夢想的關係。

Keep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