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J 核電與能源

2017 年 8 月 18 日,07:54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

【蔡總統還剩的一個機會】

今天發表在蘋果日報的文章。

我以8月8日林全院長跟媒體說的一段話當引子。當天,林院長說,「台電花太多心思在核電延役以及核四運轉」,但他要告訴台電「趕快死了這條心,把電力補充起來」。

我說,林院長的認知可能不完整。因為一來在核電這件事情上要死心,關鍵不在台電;二來台電要把電力補充起來,也不只是死了核電這條心就有辦法。

台電最核心的問題,出在營運管理上。

而台電營運管理的問題,又出在缺電十匹狼的作祟。

所以去年我們在「開放台電」的結案報告裡就說:「如果我們任由這十頭狼繼續存在,那可以說,我們不但可能缺電,並且台電根本就會成為一個製造缺電的機制。上述講的每一頭狼,都會不斷地發嚎叫之聲。我們不但可能缺電,還可能面臨更惡劣的災難。」

815停電,應驗了這句話,並只是這些更惡劣災難的起端。

缺電十匹狼雖然難纏,民進黨政府只要拿出追查國民黨黨產1%的決心和行動,不可能打不開過去幾十年台電經營管理的黑箱,解決這十匹狼。

民進黨政府已經浪費了一年時間。而這兩天我看到政府要針對815設立專案小組,但方向和做法則大有疑問。
現在蔡總統還剩一個機會。
一個。

郝明義/「開放台電」聯絡及協調人8月8日,林全院長跟媒體說,「台電花太多心思在核電延役以及核四運轉」,但他要告訴台電「趕快死了這條心,把…
APPLEDAILY.COM.TW|作者:蘋果日報

2017 年 8 月 16 日,14:58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

【不妨先看一下去年12月5日的這篇文章】

這一陣子限電危機頻傳之際,媒體來問我意見,我都盡量避免。一來是因為去年「開放台電」告一段落後,我又發表過兩篇文章,並且也和蔡總統與林院長都再見過,也又寫過信,我能有的建議和提醒都告訴他們了;二來是因為現在已經進入實際的「肉博戰」階段,不如祝政府也祝我們自己都運氣夠好,先渡過今年再說。

昨天停電後,到目前為止,我看政府還是沒有抓到解決問題的重點,同時,不但許多擁核的人早就跟著推出預備好的戲碼,連一些企業大老和政治人物也腦袋不清跟著起閧,因此會在今天忙完發稿之後再寫一篇我對這一陣子狀況的觀察,以及對未來的建議。

在那之前,有興趣的人不妨先看一下去年12月5日我發表於《自由時報》的〈小心「非核家園」實現不了〉一文 http://bit.ly/2vCFfRU

順便請教一件事。在那篇文章的結尾處,我提到:

「明年夏天的用電高峰,不到六個月就要來了。台電為了做用電需求管理而推出的住商型簡易時間電價,推一個月才達到萬分之五的目標,連媒體都在批評台電推廣不力,卻不見政府官員要求台電如何改進,」不知哪位媒體朋友知道台電在這件事情上現在的進度如何?

郝明義/ 「開放台電」聯絡及協調人 民進黨政府雖然一再保證實現「非核家園」,但是看這一陣子的發展,我擔心實現不了,可能反而在變大。 如果「非核家園」是一場戰役,那現在政府的戰略
TALK.LTN.COM.TW

2017 年 7 月 17 日,10:38

G 政府與政治J 核電與能源P 隨筆

【可以防患於未然而不做的歷史責任】

上個月核二廠一號機重啟併聯發電後,就說核二廠二號機也要重啟。

今天新聞報導:「原能會近期才要針對造成跳機的發電機避雷器故障開說明會,為該機組重啟『暖身』,沒想到該機組日前測試緊急柴油發電機出現高溫警報,停測查修後預計今重新測試。」http://bit.ly/2tZshLD

核二廠二號機去年就有避雷器爆炸原因不明的重大爭議,現在停機超過420天之後還想重啟;重啟前出現高溫警報停測,不知收斂,還要繼續重新測試,這真是膽大妄為了。

我說前瞻計畫的軌道建設做不好,嚴重性比一例一休的錯誤還嚴重百倍,那麼如果讓現在這些核電廠一再出問題的機組還要繼續強行運作,出了問題的嚴重性又比前瞻計畫做不好的問題要嚴重千倍。

因為一例一休是修法的問題,修了法問題可以調整回來,但軌道建設做下去發現有問題卻很難收回來,核電廠真出了問題更是無從彌補的刧難。

我在去年開放台電結案之後,雖然繼續寫過幾篇文章提醒政府要注意的事,但還有很多話沒講。

上個星期,在〈關鍵時刻,請您共同站出來發聲〉一文裡,我提到了一些還沒講的原因:

「去年我參與『開放台電』研究工作結束之後,曾經數次對林院長與蔡總統提出如何改善我們所發現的「缺電十匹狼」的建議,並曾面談。當時他們都提出實行上難以劍及履及的難處。基於對新政府剛上台的體諒與期待,我雖然都指出其中的問題,但都願意再觀察一段時間,對外也從未提及有這些談話,遑論內容。」http://bit.ly/2v5EqOL

現在政府要一再走行險徼幸,我先祈禱這些核電廠不要出事,給台灣造成巨大的災難。

也提醒蔡總統和林院長,請懸崖勒馬。否則,如果真出事,你們兩位主政者,處在決定性的時刻,在完全執政之下可以防患於未然而不做,將有不可逃避的歷史責任。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我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四個階段

A 工作E 人生回顧F 文化相關G 政府與政治I 反黑箱服貿J 核電與能源

(摘自2016年出版《大航海時刻》中第三部的<從1989到 2016>一文)

到2013年,我暫停在中國大陸的活動。因為那年六月發生了反黑箱服貿的事件。而我是開第一槍的人。

我參與這件事情的過程,都寫在《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之中,這裡不再贅言。

但這裡補充一下我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背景。分四個階段來談。

第一個階段,大約在2000年之前,包括我主持時報出版及臺灣商務印書館任內,參與得很少。即使有,也是和出版業相關。1989年籌組法蘭克福書展台灣館是其一。1996年承辦台北國際書展,形成新的書展模式,是其二。

在這個階段,我相信一個企業負責人對社會能盡最好的責任,就是把公司經營好,照顧好股東與同仁的權益和福利,也無暇他顧。

第二個階段,在2000年至2008年。這個階段,我明顯地參與了許多公共事務,主要仍然是出版產業內的,但是和前一階段不同的是,更主動參與而非被動承接。

這和出版產業本身的變化有關。進入2000年之後,我們產業出現許多新的變化。大量簡體字書進口需要規範、出版業上下游由「把餅做大」的合作而出現「搶大餅」的衝突、台北國際書展進入瓶頸等等議題,同業間不能不共同討論、合作,找出解答。由於我始終相信出版業的本質是共存共榮,因此投入許多心力,參與很多。畢竟,解決了大家的問題,也是解決我自己的問題。

這裡我不能不提一下2003年的香港七一大遊行。那場針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五十萬人遊行,隔海給我很大的震撼。

香港不像台灣,沒有那麼多主導力很強的政黨可以動員支持者,而香港又是一般人對政治如此冷漠的社會。在這種情況下,六百萬人口的香港,光憑一些民間團體聯合主辦,就能有十分之一的五十萬人走上街頭,成果驚人。那場公民行動又進行得乾淨俐落。五十萬人不但全程高度自制,散場不見垃圾,讓我對公民行動開展了許多想像和信心。

那年年底,我之跳出來開始寫公開信給政府官員,並聯絡同業成立「台北書展基金會」,受香港七一遊行影響很大。

也因為如此,後來我又在2007年因為醫病關係而發起過「u care i care 讓好病人遇上好醫生」行動,2008年總統大選前發起過「我的希望地圖」網路行動。

第三個階段,從2009年到2013年。我接受了馬英九總統的邀請,擔任國策顧問。

如我曾經寫過,我之所以會答應接受邀請,一方面和我的宗教信仰在那個時刻給我的啟發有關,另一方面也因為我覺得自己可以在文化事務和兩岸觀察上有些貢獻。

接受邀請的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這一步跨得很大,已經涉入政治。

但是因為畢竟有「國策顧問」這個職稱,所以不論在字面或實質的意義上,我都開始練習把觀察、思考許多事務的角度,拉高到「國策」的層次。

也因為如此,到了2013年6月,當我面對兩岸服貿協議,看到政府在黑箱作業的狀態下,簽下那麼多不合理又不對等的條件,給國家安全、產業、社會都造成巨大的衝擊時,我不能不發聲。

有一次在屏東演講的時候,有一位聽眾問我為什麼要跳出來。

我當然知道,在那個時刻如果我不作聲,我很有機會成為一些事情的受益者。但我之無法保持沉默,除了我對「國策顧問」那個頭銜所感到的榮譽和責任之外,也有一個航海者如何回顧自己母港的心理。

我自己雖然已經決心出航,但是如果揚帆千里,自己的母港卻面目全非,卻不是我的心理能承擔得起的。

因此其後兩年多時間裡,我有意識,也有目的地持續使用「前國策顧問」的身分發言,一方面希望這個頭銜能讓我許多發言有個相襯的立場,另一方面也繼續督促自己去追求一個問題的謎底。

我們的國家到底怎麼了?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該如何解答?

請總統參選人面對核廢料

J 核電與能源

今天核電對台灣最緊迫的危險,是現有核廢料就無處可去,而處理方法又充滿爭議。台電一直想推的乾貯方式,是個例子。

今年十月我去瑞士拜訪了一家專門處理核廢料的公司 Zwilag。他們的乾式貯存方式讓我大開眼界,也讓我對台電的作法深感駭然。

台電核一或核二的乾式貯存桶都在露天的山坡下,但 Zwilag 的桶子都集中放在一棟地面的掩蔽體裡。

他們這麼做的理由是:第一防地震;第二防飛機或飛彈轟炸。台電的乾式貯存桶都在山坡下,質疑受地震或土石流影響的人很多;台灣遭受戰爭的危險,也不知道比瑞士大了多少。但人家能設想到的顧慮,我們卻統統沒有,令人不解。

1

3

第二,Zwilag 這些桶子放在室內的另一個理由,是裡面的燃料棒仍然需要散溫,所以周遭溫度需要控制在攝氏23度左右,最高不超過35度。又為了避免停電的影響,所以建築物完全不用空調設備,只使用空氣的對流及氣囪效果。相形之下,台電的乾式貯存桶放在戶外,核能專家賀立維早就質疑過,北台灣夏天,光水泥地面溫度就可能在攝氏50度,而水泥桶表面達80度,更不說貯存桶裡面的溫度。這是否在開玩笑?

2

4

第三,Zwilag的(使用過但未處理過燃料棒的)乾式貯存桶設計,有兩層特殊金屬材質護罩(各厚15及25公分),再加一層外有防爆(Anti Crash)並有特殊塗料的鋼筋混凝土(厚20公分),其中並有二十四小時監測輻射外漏的裝置,需要的時候可以打開,桶子重量總共118噸。(註1)台電的乾式貯存桶,最裡層的不銹鋼桶大約17 噸,先用焊接方式封閉頂蓋,然後移送到戶外再套上混凝土及水泥兩層外箱,最後每個重約210噸。反核人士就質疑:乾式貯存桶本來就是暫存,需要再處理,可是像台電這樣把桶子重重封住,將來要處理,或者萬一有問題要打開的時候要怎麼辦?Zwilag的設計,可以對比出台電的設計有多不合理。

 

5-1

6

 

Zwilag的乾式貯存廠,為了緊急疏散,廠房外都隨時停放著特別設計的運送車。不論是桶子或車,都經過特別的運送承載測試。相對地,台電在這方面做了什麼準備呢?以核一廠來說,台電在廠區內,把17噸的不銹鋼桶從冷池移送到戶外乾貯地點,是使用「多軸油壓板車」。這種車的行駛速度是每小時 400多公尺,那段1.6公里的路要開4個多小時。那請問加了混凝土和水泥護套之後,總重210噸的乾式貯存桶,如果要運送到廠外,又要使用什麼車輛,以什麼速度行駛在什麼樣的馬路上?許多反核人士抨擊台電的乾式貯存根本不是暫時貯存,而是企圖就地永久貯存,從這裡可以看出佐證。

7

8

最後,儘管他們乾式貯存桶有重重防漏保護,但是為防萬一,廠房的地板都上了一層特別的塗料,避免任何外洩物滲出,進入地下造成污染,也方便清理。相形之下,我們的乾式貯存桶就在戶外的水泥地上,完全慮不及此。

寫這篇文章,有兩個呼籲:一,台電和其督導單位原能會,請立即停止現在這種草率又危險的乾式貯存;二,總統候選人,請面對核廢料,提出你們的處理政策,以及準備如何改善原能會對台電應有的督導。

本文同時發表於2015年12月2日蘋果日報
http://bit.ly/1T5wNSL

註1: 本文發表時,這一段寫Zwilag的桶子三層都是特殊金屬材質。後來向Zwilag查證,得知最外層為有防爆(Anti Crash)並有特殊塗料的鋼筋混凝土。但Zwilag不肯透露詳細材質。因此訂正。9/2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