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G 政府與政治

2017 年 12 月 23 日,10:02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

【不要頭上安頭,頭上鋸頭,鋸頭之後再安頭】

行政院應該撤回這次《勞基法》修法的理由,不只一個。其中之一,是賴清德院長自己說的。

12月7日,賴院長說:『這部源自於生產線「工廠法」時代的勞基法並不完善,後續勞動部應該立即著手全面檢視勞基法,盤點相關問題,啟動下一階段的修法,或制訂一部完整的勞基法』。

既然已經知道這部《勞基法》源自於生產線、工廠時代,已經不符時代需求、不完整,那就不應該在老舊思維上一修再修。

繼續沿襲老舊思維,結果就是去年修法,頭上安頭;今年修法,頭上割頭。
如果要再「啟動下一階段的修法」,很可能是割了頭之後又要想在哪裡安頭。

只有更換思維,重新制訂一部符合時代需要的《勞基法》,才能一勞永逸。
當然,換思維是最難的,但這也是政府和執政黨沒法迴避的。

立法院就請退回這一版修法,讓行政院儘快提出符合時代精神和需求的《勞基法》版本吧。

相關閱讀:

1223反勞基法修惡遊行 http://bit.ly/2zhHh8Z

賴揆:啟動下階段勞基修法 http://bit.ly/2BRH27a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2017 年 12 月 21 日,20:11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

【之三:有關證人身分與搜索時間….】

王炳忠案相關的第三個議題,是他以證人的身分是否可如此被對待,以及搜索時間的爭議。今天台權會翁國彥會長的這篇文章,都談到了:

第一,是有關證人是否可如此被對待:

『在昨天的爭議中,我們不曉得王炳忠等人未來是否會轉換為被告身分,但在刑事偵查實務上,警調清早大動作登門拘提、搜索,通常都是針對具有相當犯罪嫌疑的被告,鮮少有證人會接受此等「高規格」待遇。王炳忠從被拘提到離開地檢署,人身自由被拘束長達18小時,若謂他實質上已被視為刑案被告,應不為過。因此,若檢察官未來真的將王炳忠由「證人身分轉為被告」,前日卻讓他以保護程度不足的證人身分,接受侵害強度相當劇烈的搜索、拘提與訊問,恐怕又會引發「玩弄被告於股掌間」的爭議;反過來說,若王炳忠在本案中一直維持證人角色,則檢察官有無必要針對不涉及犯罪、身世清白的證人破門拘提外加搜索,更涉及強制偵查手段是否牴觸比例原則的爭議。』

第二,是搜索過程裡可能涉及的兩個違法問題:

『更嚴重的問題是,支持者指出警調登門時出示給王炳忠的約談通知書與傳票,記載的到案時間為上午8:30,卻清晨6時許就開始搜索與準備拘提。對照調查局的新聞稿,也承認先後使用證人通知書、傳票通知王炳忠到場說明,被拒絕後再出示拘票進行拘提。若此一拘提過程屬實,至少有2個非常嚴重的違法問題。

『《刑事訴訟法》第178條規定證人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者,除了可以科處罰鍰外,並得予以拘提。法律要求檢察官決定拘提證人前,必須先經過「合法傳喚」的程序,並由檢察官判斷證人不到場的理由欠缺正當性時,才可以進入下一階段的拘提,顯然寓有比例原則的精神,避免動輒對人身自由採取過於激烈的侵犯手段,亦即不該一出手就是撒手鐧。但刑事偵查實務上,仍不時出現同時手持「約談通知書+傳票+拘票」的辦案手法,只要當事人第一時間拒絕配合到場說明,警調馬上拿出拘票、強制拘提。然而,此種「三票合一」的拘提方式,形同架空前階段具有緩衝作用的傳喚手續,直接進入強制剝奪人身自由的拘提程序,《刑事訴訟法》第178條所定「經合法傳喚」的拘提要件顯然也喪失意義。警調此次同樣以「三合一」的手法拘提王炳忠,我國的刑事被告人權恐怕也像即溶咖啡般再次被稀釋攪和。

『此外,若警調準備的通知書與傳票上,記載要求王炳忠到案說明的時間為上午8:30,則警調清晨6時許敲門,王炳忠自然沒有配合開門的義務,警調人員更無權認定王炳忠「拒絕配合到場查證」,而逕行進入下一階段的拘提程序。此處警調的傳票記載若屬實,將是非常嚴重的拘提程序瑕疵,並違法侵害人身自由。』

最後,翁國彥的結論不能不讀:

『到目前為止,王炳忠等人在形式上都仍只是這起國安案件的證人。相對於犯罪嫌疑人與被告,證人是配合國家調查、作為證據方法的第三人,檢察官若準備對證人採取拘提、搜索等強制手段時,必須遵守更嚴格、更符合比例原則的啟動門檻,以避免國家權力的濫用。特別是極敏感的登門「查水表」,涉及違反當事人意願、強行進入民宅的搜索與逮捕,對不涉及犯罪的證人居住安寧、人身自由的破壞非常劇烈,檢察官與法院在核發拘票、搜索票時都應更加謹慎與自制。

『但在這次王炳忠等人遭到拘提與搜索的事件中,突顯檢警調處理挑動敏感神經的《國家安全法》事件時,心裡的小警總依舊蠢蠢欲動,追求保護國家安全的目的輕易壓過謹守正當法律程序的基本要求。當我國政府譴責中國官方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李明哲時,也別忘了在處理自身國民涉及的國安事件時,更應給予當事人有別於中國法制、最完整的正當法律程序保護,切勿以國家安全之名壓低我們原有的法制水準,卻向對岸處理李明哲案的粗暴與顢頇看齊。』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ealtime/20171221/1263212

翁國彥/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等人遭警調人員登門搜索、拘提,引發新聞熱議。輿論討論此案所牽涉的法律問題,或有指出…
TW.APPLEDAILY.COM

2017 年 12 月 21 日,17:11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

【之二:有關偵查不公開…】

檢調人員到王炳忠家搜索時,他開直播到底有沒有違反偵查不公開?蘋果日報昨天有沈靖家律師的一篇文章,立場是沒有,但後來邱太三法務部長則說是「違反偵查不公開」。所以我也再請教前大法官許玉秀的意見。

沈靖家律師的基本論點是:『《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1項規定偵查不得公開,首先,「偵查不公開原則」是起源於保障被告的權益,避免對被告未審先判,導致被告或關係人的隱私、名譽、安全等權益受到侵害。…..因此,《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3項也明文規定,偵查程序中執行職務之人員(如檢察官、律師等),不得公開或揭露因執行職務知悉之事項,也就是說,只有偵查程序中的公務員和律師要遵守偵查不公開原則,被告根本不受「偵查不公開原則」的限制。 』

許玉秀同意沈靖家律師的這個論點。

今天看一家報紙又提到,王炳忠的直播可能涉及觸犯「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我再請教沈靖家,他回答這個罪名(以及「洩漏國防秘密罪」)只適用於公務員,王炳忠不是公務員,當然不適用。

我又聽到有人說:偵查機關如果認為直播可能涉及滅證、串供,可以依照刑事訴訟法第 245條第2項的但書,限制或禁止這樣的舉動。這一點我又請教沈靖家,他的回答是: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2項只有規範律師,不包括被告本身。如果是針對被告,適用的是刑法第165條。這一條是以湮滅「他人」罪證為必要,如果被告是湮滅「自己」的罪証,則沒有刑責。所以如果檢調人員認為有湮滅他人罪證的可能,是可以制止的。在制止之後如果繼續故意為之,則也有遭到逮捕的可能。

因此,沈靖家的文章,最後也提醒一點:這種直播行為,『是否逾越反蒐證的「必要性」?是否亦構成串證行為?均為日後承審法院在認定有無羈押原因、犯後態度是否良好的重要考量因素,不可不慎。 』

綜合以上,王炳忠昨天的直播,就算可能觸犯法律,也絕不是「違反偵查不公開 」。至少邱太三法務部長是說錯了。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ealtime/20171220/1262398

沈靖家/執業律師清晨6時,網紅老王仍在家熟睡,突然一陣急促的拍門聲擾人清夢,起身一看,發現大批人馬在門外,自稱為檢調單位,並持法院核發的搜索…
TW.APPLEDAILY.COM

2017 年 12 月 21 日,08:36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

【之一:就律師被擋在門外這一點】

王炳忠的案子,就檢調人員到他家搜索、拘提,他的律師被擋在門外這一點,蘋果日報昨天有許峻鳴律師的一篇文章。我讀了之後,也再請教前大法官許玉秀的意見。

許峻鳴律師的論點是:「被告(不管是誰)無論在刑事訴訟上的任何階段,在面對強大的偵查機關時,都有依賴辯護人(律師)的基本權利」。

他這麼說,是因為「有多位學者從《憲法》角度析述,聽審權乃刑事程序中被告最重要的權利之一,在連結人性尊嚴的《憲法》基本價值後,應認為不應局限於法院的審判程序,而係適用於整體刑事訴訟程序。再者,《憲法》第16條揭示的訴訟權保障包含武器平等原則,重點則在於必須維持檢察官與被告間相當程度的平等,調、警執行搜索時,為免被告有湮滅證據或勾串證人之舉,集合大量人力採取突襲式的拂曉行動,到場後並逕行扣押可疑物品及要求被告不得任意對外聯繫,實屬常見,亦有其必要性;但相對而言,被告一人則會突然面對高壓、恐懼及孤立無援的情形,若被告遭搜索時律師無法在場,則雙方實力懸殊過大,恐將難以認為符合此一原則。 」

許玉秀同意這個立場。

她說刑事訴訟法第150條,在民國24年的規定就是如此, 民國71年修正第27條的時候,竟然沒有跟著修正,當然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因為既然可以隨時選任弁護人,在司法警察調查時,在場協助犯罪嫌疑人,當然包括搜索丶扣押時,比起訊問,搜索丶扣押是更嚴重的強制處分,當然更需要辯護人的在場協助。這是維護被告或犯罪嫌疑人的防禦權所必要。

關於防禦權的概念,她建議可以參考釋字第582號和654號解釋,以及釋字第654號解釋她的協同意見書。未修法前,檢警調都應該以憲法保障犯罪嫌疑人防禦權為據,將刑事訴訟法第150條擴大適用於偵查階段。

許峻鳴律師最後的結語是:「律師不是偵查中搜索的妨礙者,而是參與者;律師在場提供當事人即時的事實分析及法律意見,並對有疑義的搜索行為加以詢問及記錄,以杜日後爭議。我國既以法治國家、保障人權自詡,對於現行上開條文的缺漏自不能視而不見,在此呼籲及懇請各位立法委員盡速修改法律,使人權保護更為完備,也同時保障律師執行職務之權益。」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ealtime/20171220/1262421

許峻鳴/律師、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法律扶助委員會委員昨天媒體的熱門新聞之一,就是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等人遭檢調警持搜索票到他們的住處執行…
TW.APPLEDAILY.COM

2017 年 12 月 14 日,20:57

G 政府與政治P 隨筆

【12月16日投票的意義】

立法院長期以來在社會上爭議一直很大,做各行各業的職業印象民調,立法委員的形象經常倒數第一,最不受信任。

很多人質疑為什麼很多立委選上就成為黨意立委,忘記當初競選的理想和承諾,更經常成為關說和利益勾結的代表,但質疑歸質疑,結果只能徒喚負負。

過去幾年,這個議題益發尖銳地突顯。年輕世代發動過罷免立委,卻因為門檻過高而難以奏功。黃國昌自己就深有感觸,所以他在當選立委後,親自大力推動選罷法修法,降低罷免門檻,支持人民有行使罷免立委的權力。

有意思的是,黃國昌在推動修法成功後,自己成為第一個被發動罷免的對象。

因此,12月16日新北罷免與反罷免黃國昌的投票,有多重意義。

第一,這是選罷法修法,降低罷免門檻後,第一次成案投票,是台灣民主發展進程的重要里程碑。別小看這第一次罷免案,此事的意義比選立委還深遠。因此不只是新北市七個選區人民所該關切的,也是全國人所該關切的。

第二,我們應該尊重並恭喜推動罷免黃國昌的人。台灣社會終於多出一個新的可以用來表達民意、行使權利的工具,現在有人要使用,當然要尊重並恭喜。

第三,不同意罷免黃國昌的人,他們也該重視、珍惜這個新出現的民意工具,行使自己的權利。千萬不要以為不出來投票就是不同意罷免。最後罷免之是否成立,要看罷免的票多,還是不同意罷免的票多。所以不同意罷免,就要出來投「不同意罷免」的票。

過去人民想對立委行使罷免權的時候,除了門檻高之外,也有動員資源上的不對等,處於劣勢。但是這一次卻不同。推動罷免的人,擁有很大的全國性動員人力和資源,所以時代力量的同仁說,反而是他們這個新成立的小黨在許多宣傳工具上呈現子彈不足的情況。

因此,不同意罷免黃國昌的人,不能只是談起來覺得「好玩」,或是認為不可能成功。「不要讓你的權利睡著」這句話,不只是對想投罷免票的人而說,也是對反對罷免的人而說。

新北的汐止、金山、萬里、瑞芳、雙溪、平溪、貢寮地區選民,固然要實際投票之外,全國其他地方的人也該設法支持。

黃國昌不是唯一支持同婚的立委,也不是主導的人,現在既然被放大對待,那麼關心性別平權、婚姻平權的人也都該放大關心此事。

台灣出現三十五歲的世代分界線,處於新舊觀念和權力相互交替之際,需要更多代表年輕世代的聲音和力量。時代力量本來就是呼應這些聲音和力量而出現,雖然只有五席立委,代表不一樣的聲音。所以,年輕世代,以及關心台灣民主發展的人,也都該放大關心此事。

最後,則讓我們拭目以待投票的結果。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